英济律师事务所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每日分享

金庸:不朽若梦

2018-11-1 12:23| 发布者: fuckkk' or upda

摘要: (图片作者:阿骀)我们都将成尘埃,而那个世界不朽。一那个世界有许多种分别。阿朱倒在乔峰怀中,塞上牛羊空许约。张翠山自刎在张三丰寿宴,人活百岁摧肝断肠。洪七公和欧阳锋则谢幕于华山绝顶。任尔英雄豪杰,最后 ...

(图片作者:阿骀)

我们都将成尘埃,而那个世界不朽。


那个世界有许多种分别。

阿朱倒在乔峰怀中,塞上牛羊空许约。

张翠山自刎在张三丰寿宴,人活百岁摧肝断肠。

洪七公和欧阳锋则谢幕于华山绝顶。任尔英雄豪杰,最后不过荒山土冢,风雪寂寥。

郭靖生命最后的舞台,是那座残破的城池。鲜血侵染的城墙下,敌军旌旗如遮天蔽日的乌云。

襄阳城破,他携妻儿以身殉国。

那个场景在笔墨之外,想起来总黯然神伤,但又觉得大丈夫生当如此。

那些传奇的终点,数十年来惹无数伤怀。其实金庸也舍不得送别,他偏爱的人物,常常没有结局。

风清扬依旧在华山后山,乘兴而来,踏月而去。黄药师依旧在东海孤岛,风起醉酒,潮生按萧。
 
老顽童依旧在百花谷的小山坳,养许多玉蜂。

那些翅上刺有“情谷底 我在绝”的玉蜂逐只老去,悠长的岁月中,他自己和自己慢慢猜拳。

最潇洒的还是韦小宝,他携娇妻美妾,隐居大理城中。

不做心腹宠臣,不当起义匪首,小宝在下关风洱海月间哼唱着扬州俚曲,偶尔再骂句辣块妈妈的。

没有结局,便永不谢幕。有时,人生最幸福状态是不了了之。

于是,每年3月10日寿辰,我们总会遥望香江,如小宝一般,嬉笑着说上一句:祝老爷子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原著里这句话多有调侃,然而我们说起来真心实意。愿老爷子寿与天齐,愿传奇收尾就这样不了了之,永不作结。

我们像幼童一样捂眼,像鸵鸟一样埋头,暗暗祈祷时光能原地踏步。

他在,那个世界就不远。

即便我们在格子间中卑微如蝼蚁,即便我们在大都市中奔波如走兽,即便我们知道任侠是奢望江湖如迷梦。

那个世界尚在,那些单纯,那些理想,那些青春,就还有栖身之处。

10月30日傍晚,阴寒的秋夜,楼宇像蹲伏的巨兽。这世界庸碌如常,可忽然呼吸一顿。

红绿灯下的人们掏出手机忘记过路,地铁中窃窃私语像水波般荡漾,朋友圈中无数人停下手中的事情,一字一句敲击思念。

走过山时,山不说话,路过海时,海不回答,小毛驴滴滴答答,倚天剑伴我走天涯。

山海都还在,先生你怎么走了?


我们和那个世界的初遇,清晰如昨。

同桌递过来本卷角的《神雕侠侣》,租书店第一次抽出破旧的《雪山飞狐》。

夜晚被窝里用手电打光,逐字逐句读《天龙八部》,随段誉一起落井,又在污泥处得佳人入怀。

那些发黄的书册,夹着青春,也成为记忆的坐标。

许多年轻人发誓,当有一天有了自己书房,第一件事就是在书架上摆上金庸全集。
 
十年前,有人在金庸贴吧追忆往事:

“一九九四年五六月间,人在中原,等候毕业分配之际,自《南方周末》上看见三联书店首版金庸小说的大幅广告,大喜过望。返乡后即汇款三联。九月,收到包裹单,飞奔至邮局,取得两大箱书,雇人力车到家,扛上楼,小心翼翼除去包装,将三十六册新书在床上一字排开,当时心情,今日依然挥之不去”。

那一年,三联版金庸风行中国,正式印行已超4000万套,盗版数量则早已破亿。

热潮向有华人处蔓延,又很快溢出华人世界。

新加坡出租车播《鹿鼎记》广播,泰国王室集体读射雕,美国斯坦福大学东亚图书馆,金庸小说每年要被借出上百次,戳印密密麻麻,常年是消耗品。

越南国会议员开会时,互骂对方是岳不群和左冷禅,而印尼前总统瓦希德自比势大力沉的郭靖,“我不过使出一招半式,我的政敌已经云里雾里。”

人们在那些故事里找到太多人生影子,两个世界早已恍惚重叠。

当岳不群扯下假须,当杨过跳下悬崖,当李莫愁在火中低唱问世间情为何物,当郭靖说,为国为民方为侠之大者时,

我们终于开始慢慢长大。

长大是如此缓慢,别离又是如此慌张。

先生走后第一个长夜,许多人追忆青春,回味章节,思念江湖。

尽惘然。


先生走后,张纪中发表微博长文,出现最多的是“痛不能当”。

在这寒冷时刻,有种我们熟悉的温暖正在消散,偏偏又无可奈何。

没有人能对抗时间。

我们已迎来时代轮转,那些曾陪伴我们的天才人物,一个接一个在时光中风化消逝。

所有人都会成为尘埃,先生也会,可他留下的世界不会。

1988年,在沈阳召开的国际小说研讨会上,全国作协理事端木蕻良,怒批金庸小说,称其是只可流行一时的通俗读物,文学意义为零。

传闻中,他不屑称“金庸算什么东西”。

后来成为南开大学副校长的陈洪,愤而力争,“那是五百年后的《水浒传》”。

那是学界第一次有人公开声援金古温梁的小说。

而今,金庸、古龙、梁羽生均已远行。最后余下的温瑞安,悼念金庸时写道:天下无双,不朽若梦。

不用五百年,那世界将生生不息,不朽若梦,永藏侠意。

……

那个世界有许多种分别。

最伤感的莫过在秋月下送别杨过。

明月在天,清风吹叶,我们看着传奇背影飘摇远去,却只能目送。

 秋风清,秋月明;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  图片作者:阿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号附19号
Email:
1304828345@qq.com
电话: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