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济律师事务所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每日分享

请律师有什么用?事实证明:苏享茂自杀,宋喆伏法、宝强乐开花

2018-10-22 09:42| 发布者: fuckkk' or upda

摘要: “这一切的根源在于,王宝强在这人生最艰难也最关键的时刻,做出了他一生当中最最明智的决定:请一个律师保驾护航。这个决定直接导致宝强绝地反击,打了个大大的翻身仗。”

“这一切的根源在于,王宝强在这人生最艰难也最关键的时刻,做出了他一生当中最最明智的决定:请一个律师保驾护航。这个决定直接导致宝强绝地反击,打了个大大的翻身仗。”

 

10月18日上午,宋喆、修雨乐职务侵占案在北京朝阳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宋喆、修雨乐因犯职务侵占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三年。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宋喆于2014年至2016年在王宝强(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任职期间,利用担任总经理及王宝强经纪人的职务便利,单独或伙同被告人修雨乐,采用虚报演出、广告代言费的手段,侵占王宝强工作室演出、广告代言等业务款共计人民币232.5万元。其中,修雨乐参与侵占167.5万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宋喆身为公司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占单位财物;被告人修雨乐在宋喆犯罪过程中与之形成合意,为其提供帮助,构成宋喆的共犯。二人均构成职务侵占罪,且犯罪数额巨大,依法均应惩处。鉴于宋喆表示认罪,自愿退赔了全部赃款,挽回被害单位经济损失,依法对其酌予从轻处罚;修雨乐系从犯,且自愿退赔全部赃款,依法对其减轻处罚。在案扣押的232.5万元在判决生效后将依法发还王宝强工作室。

 

而这一切的根源在于,王宝强在这人生最艰难也最关键的时刻,做出了他一生当中最最明智的决定:请一个律师保驾护航。这个决定直接导致宝强绝地反击,打了个大大的翻身仗。

 

回想当年,面对背叛和财产的分割,从民事法律关系上来看,并没有赋予宝强太多的主动权。首先关于出轨,法律只规定了过错方可以少分或者不分,但是依据《婚姻法》46条第二款规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离婚损害赔偿金。也就是说,出轨行为同时被认定为同居的,才会对无过错方有所偏向。而宝强虽然收集了马蓉与宋喆聊天记录、合影、视频等证据,但不足以证明二人存在同居行为。关于财产,宝马二人结婚数年,即便马蓉主要负责家庭,宝强在外辛苦打拼所得也依然为夫妻共同财产。马蓉虽然可能存在转移财产的行为,但其蓄谋已久,持久之战,财产从马蓉至宋喆在至宋喆父母,现在宋喆父母离婚。因此举证上会存在难度。

 

当时的宝强,从物质和精神上,都是被动无助的。

 

 

王宝强能有今日绝地大反击、乐开花,全仗着一个靠谱的律师在帮他仙人指路,点石成金。


行文至此,不得不再回忆一下被翟某欣三两句话吓得跳楼自杀的苏享茂:

 

2017年9月7日凌晨4点49分,著名免费网络电话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因离婚财产分割纠纷,被前妻索要1000多万的离婚补偿,一时郁结于心,将作为遗书的最后一条微博发出,随后,他从北京西二旗小区的楼顶天台跳下,当场身亡。从此,苏享茂彻底摆脱了令他不堪忍受的婚恋纠葛,结束了他积攒了3个多月的压抑、内疚、恐惧和羞愤,以及他自己的生命。


前妻翟某欣,系苏享茂在世纪佳缘认识的相亲对象,两人结婚后,苏享茂觉得翟某欣太有心机,内心越来越反感,越来越恐惧,于是提出离婚。被翟某欣以苏享茂有漏税行为,经营WePhone系灰色运营为由,索要价值约1300万元的离婚赔偿。

 

根据苏享茂的遗书,两人婚姻仅维持了一个多月,离婚时翟某欣抓住苏享茂的小辫子,索要1000万赔偿和价值数百万元的房产一套。致使其在逃避数日之后,昏头昏脑地签署了离婚协议,背上了巨额债务。最终面临无力偿还、名誉受损、事业崩溃的局面,无奈之下跳楼自杀以求解脱。

 

本案孰是孰非暂且不论,苏享茂在面临离婚纠纷、被人要挟恐吓、勒索巨额赔偿的情形下,居然没有找一个靠谱的律师朋友来咨询一下,可见一个人纵然身家千万,没有一个靠谱的律师做朋友,一辈子的努力等于白干。

 

如果苏享茂有一个靠谱的律师朋友,剧情完全会大反转。双方婚姻仅持续一个多月,婚内共同财产少的可怜,女方离婚基本处于净身出户的状态。以抓住苏享茂小辫子为由索要1000多万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巨额赔偿,已经涉嫌敲诈勒索,有麻烦的不应该是苏享茂,而应该是有过借离婚获利前科的翟某欣。双方签署的离婚协议明显显失公平,且是在苏享茂遭受胁迫的情形下签署的。

 

苏享茂完全可以举起法律的武器,来摆脱困境,维护权益。而且所谓的小辫子,并没有女方形容的那么严重,想来不过是为了索要离婚补偿的一种施压手段而已,如果苏享茂有一个靠谱的律师朋友,稍微咨询一下,就知道漏税只需补交税款即可,所谓灰色运营,实为法律不健全的地带,既然法律不健全,民事活动应当适用法无禁止即可为,根本算不了什么大问题。

 

可惜的是,苏享茂没有咨询律师,他把翟某欣带来谈判的律师称为流氓律师,可见苏享茂不仅自己法律知识有限,而且对律师职业充满了反感。在一个骗子都开始借助法律知识来敲诈勒索的时代,苏享茂基于对法律的无知和对律师职业的敌视,轻易地输掉了自己的全部财产,甚至于生命。

 

人生不能重来,然而苏和王的结局,一个自杀,一个反败为胜,令人嘘唏不已。所以,不要再问律师有什么用,不管你是谁,都需要一个律师,不在平时,便在跌倒时。

 

转自:法务之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号附19号
Email:
1304828345@qq.com
电话: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