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济律师事务所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每日分享

福建龙岩:75岁老太耕种自家自留地 被法院判刑四个月

2018-10-8 10:48| 发布者: fuckkk' or upda

摘要: 75岁的老太太,雇人将自家自留地上没有经济价值的果树杂木挖掉,准备种上更好的果树,结果却被法院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刑四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

75岁的老太太,雇人将自家自留地上没有经济价值的果树杂木挖掉,准备种上更好的果树,结果却被法院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刑四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


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对70周岁以上没有社会危害性的轻微犯罪,不宜收监羁押;但审判长却谎称老太太藐视法庭,要求看守所一定作收监处理。

 


耕种自家自留地被判刑

 

2017年4—5月,福建龙岩市永定区湖坑镇新南村张明组老太太林运娘,雇人将自家位于本村“伯公科”山场山顶的一片于1982年种下的老果树挖掉,准备种上更具经济价值的水果。

 

没想到,此举被人举报称是毁林。2018年8月31日,永定区人民法院以林运娘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

 

判决书记载: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林运娘在没有办理林地占用审批手续及林木采伐许可证的情况下,于2017年4月至5月雇请广东人陈铿龙(俗名阿十)使用勾机到其本村“伯公科”山场山顶开挖一块平台,并将原来平台上的果树、杉树、松树一并勾埋。该平台开挖至今依旧地表裸露,未种植任何植被,处于荒废状态。

 

经福建鼎力司法鉴定中心鉴定:1、林运娘开平台占用林地面积6.1亩;2、林运娘开平台占用林地损失林木蓄积量23.424立方米;3、林运娘开平台占用林地位置为永定区湖坑镇2015年林业基本图006林班03大班030小班,006林班04大班030小班,林种为水源涵养林(国家生态公益林);4、林地原有植被被严重毁坏,该占用林地林业种植条件破坏轻微,稍微改良土地就可以恢复种植条件,直接种植。2017年6月5日,被告人林运娘接到龙岩市公安局湖坑森林派岀所通知,到湖坑森林派岀所接受询问,并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

 

永定区法院认为,被告人林运娘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农用地6.1亩,改变被占用林地用途,数量较大,造成被占用林地大量毁坏,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

 

案发后,被告人林运娘接到龙岩市公安局湖坑森林派出所通知,到湖坑森林派岀所接受询问,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属于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林运娘属于初犯,且当庭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林运娘毁坏的林地林种为水源涵养林(国家生态公益林),酌情从重处罚;被告人林运娘毁坏林地后不但没有复植补种,也没有缴纳复植补种保证金,酌情从重处罚。

 

最后,法院以林运娘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

 


审判长要求一定要收监

 

法院判决后,法警将林运娘送往龙岩市看守所关押;但看守所一看,这个出生于1944年1月3日、已75岁高龄的林运娘老太太,依法是不宜收监的,于是便拒绝收监,法院不得不放人。

 

既然看守所不收监,上诉也不再有意思,因此林运娘在法律规定的十日内没有向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但令人意外的是,半个月后,法院突然再将林运娘抓走,送往龙岩市看守所;这次,看守所居然将她收监了。此时,林运娘的上诉期已过,一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依法不宜收监的案件,看守所怎么突然收监了呢?据内部人士透露,法院第二次将林运娘扭送看守所时,该案的审判长林灿岗给看守所打电话,称林运娘藐视法庭,要求看守所一定要作收监处理;无奈之下,看守所只能按审判长的意思对林运娘进行收监。

 


事实上,林运娘在接受森林公安、检察机关等部门调查时,都非常配合,这些举动还被法院认定为自首。在法院开庭审理过程中,林运娘对合议庭法官和公诉人也是非常尊重的,连句过重的话都不敢说,且还当庭认罪。结果,这些在审判长林灿岗眼里却成了“藐视法庭”,该审判长究竟居心何在?

 

在法院判决前的2018年8月28日、8月30日,审判长林灿岗曾两次给林运娘的儿子打电话,称只要向法院交纳6万元人民币,法院就判林运娘缓刑,否则就判实刑。

 

但林运娘家里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征求审判长意见称能不能分期付款,一个月一个月地交,结果法院就于8月31日直接下判决了。

 

林运娘家属们实在想不通,刑期居然可以用金钱来交换,交了钱就不用坐牢,否则就逃不过牢狱之灾。法院审判长赤裸裸地以此相要挟,这算不算合法绑票?

 

 

农用地上的“生态公益林”

 

法院认定林运娘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那么林运娘究竟非法占用了谁的农用地呢?

 

实际上,林运娘开挖的,是自家的农用地;只是,该土地是登记在她丈夫苏允潮的名下。

 

苏允潮,在户口本上的名字叫苏碧辉,“苏允潮”是他1982年当老师时用的名字。因该地块的《自留山证》,是1982年12月19日由永定县人民政府颁发的,所以当时登记的名字是“苏允潮”。为此,当地的新南村委会还专门开具了证明。

 

但是,林运娘及丈夫将这些证明材料送交给永定法院时,审判长林灿岗却拒绝接收。 

 


那么法院所认定的该地块“林地林种为水源涵养林(国家生态公益林)”是不是事实呢?其实这完全是无稽之谈。

 

根据1981年3月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保护森林发展林业若干问题的决定》规定:“社员在房前屋后、自留山和生产队指定的其他地方种植的树木,永远归社员个人所有,允许继承。”这也就是大家所称的“谁造谁有”政策。

 

2003年《中共中央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中提出“进一步和明确非公有制林业的法律地位,切实落实‘谁造谁有,合造共有’的政策”。

 

基于“谁造谁有”的政策,1982年,苏允潮、林运娘夫妇便在涉案的“伯公科”山场种植果树、杉树、松树等经济林作物。30多年来,该片山场一直由其夫妇耕作经营,期间从未听说他们种植的经济林被划为“国家生态公益林”,更没接到任何部门的通知。

 

然而,当林运娘对自家的自留山经济林进行平整准备更种时,司法机关却突然将其认定为“国家生态公益林”;但是,法院一方面将该山场认定为“国家生态公益林”,另一方面却又矛盾地将该土地认定为“农用地”,既然是农用地,又怎么能将其划为国家生态公益林呢?哪有生态公益林是种在农用地上的?

 

显然,永定法院在胡说八道!

 

 

同时,法院认定“林运娘毁坏林地后不但没有复植补种,也没有缴纳复植补种保证金,酌情从重处罚”。这更是强词夺理。

 

众所周知,种植果树的最佳时间为春天,而林运娘将土地平整出来时已接近夏天,谁会在夏天种植果树?再说了,还没等林运娘种植果树,司法机关就将她抓走调查了。法官也不想想,开挖自家的山场,都被刑事立案,要受到审判,谁还会有心思去种树?

 

因此,该案背后一定隐藏着一只“黑手”,正是这只黑手的作用,才违法一步步地将林运娘送进监狱。

 

中央和最高人民法院强调: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然而,永定法院却只喊口号,其背后是想方设法去整一个75岁高龄的老太太。

 

为此,望上级法院能依法查清案情,纠正永定法院的错误判决。同时,也希望此案能引起纪检监察机关的重视,揪出幕后黑手,维护良好的法治生态!

 

来源:腾讯新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号附19号
Email:
1304828345@qq.com
电话: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