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济律师事务所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每日分享

俄罗斯在东部的扩张:投入最小、夺取领土面积最大 | 谜一样的俄罗斯外交(4)

2018-7-13 18:23| 发布者: fuckkk' or upda

摘要: 俄罗斯在东部的拓展投入较小,大多先以小股探险队在前探路、构筑据点,然后再适度扩大规模,层层叠进,这种随时跃进的方式对俄罗斯政治、经济、外交的牵动并不是很大。然而,俄罗斯在东部拓展的投入虽小,但获取的领 ...

俄罗斯在西线夺取领土、巩固基业的同时,不断向东部拓展也是其对外政策的一部分。但其在东部的拓展与在西部的拓展有一个显著的不同,即俄罗斯在西部的拓展常常是以举国之力、在与众多欧洲强国博弈中展开,不仅直接牵动着俄罗斯的经济、社会,而且牵动着俄罗斯外交的每一根神经。俄罗斯外交始终为俄罗斯在西部拓展疆土、巩固阵地不断忙碌,而俄罗斯在东部的拓展则投入较小,大多先以小股探险队在前探路、构筑据点,然后再适度扩大规模,层层叠进,这种随时跃进的方式对俄罗斯政治、经济、外交的牵动并不是很大。然而,俄罗斯在东部拓展的投入虽小,但获取的领土面积却最大。以莫斯科为出发原点,俄罗斯不断向东拓展,直到太平洋、北美地区。

 

向东拓展从伊万雷帝开始

 

伊万雷帝作为俄罗斯领土扩张的鼻祖,在其执政的半个世纪中,俄国的疆土比瓦西里三世时大了一倍多,从280万平方公里扩张到了693万平方公里,俄国成了当时欧洲领土最大的国家!(Otto.Hoetzsch:Russland in Asien, Stutgart, 1966, 第29页。)进入16世纪中叶伊万雷帝时期,其关注的重点在波罗的海,为夺取波罗的海出海口下的是血本,但是由于俄罗斯在经济实力、政治体制、军事技术上与欧洲诸国相比没有任何优势,因此在与欧洲诸国的博弈中,没能捞到多少好处。相反,伊万雷帝在往东往南的扩张中收获颇丰。伊万雷帝在西进的同时,提出东进的战略。此时的俄罗斯虽然在与欧洲诸国的博弈中不占优势,但是在与俄罗斯东部各汗国的争夺中却占据巨大的优势。面对还主要靠长矛、大刀、弓箭武装,尚处于冷兵器时代的东部诸汗国,俄罗斯在东部的领土拓展中具备强大的武力支持。通过从西欧引进先进的军事技术,俄罗斯军队已经进入热兵器时代,火炮、火枪是俄罗斯军队的主要装备。这种武器装备上的代差使得俄罗斯在东进扩张中频频得手,也为其形成广袤的、横跨欧亚大陆的大帝国开启了大门。

 

伊万雷帝


1552年,莫斯科公国消灭了喀山汗国,但征服喀山的战争并不顺利。在对待莫斯科公国问题上,喀山内部分为两派,一派主和,一派主战。最初,主和的一派占了上风,喀山与莫斯科公国开展合并谈判,喀山要奉沙皇为最高统治者,这引发了喀山主战派的强烈不满。伊万雷帝遂着手从军事上征服喀山。1545年5月到1546年6月,1548年12月到1549年2月,1549年11月到1550年2月,伊万雷帝先后发动了三次对喀山的战争,但是遭到了喀山国的强烈抵抗,进展甚微,只是夺取了伏尔加河口的一块地方。1552年8月,伊万雷帝亲率15万大军、150门大炮围攻喀山。只有3万人的喀山守军顽强抵抗,历经两个月的惨烈战斗,喀山城陷。为了报复喀山人,伊万雷帝下令:所有武装的喀山人不得为俘虏,只留下女人和孩子,喀山城陷后,守城的喀山男人全部被处死。


灭掉喀山汗国是俄罗斯历史的重大转折点,它改变了俄罗斯人与蒙古鞑靼人的力量对比,标志着从此以后俄罗斯力量超越了蒙古鞑靼人的力量,为俄罗斯越过乌拉尔山脉吞并地域辽阔的西伯利亚扫平了道路。征服喀山后,伊万雷帝的大军乘胜征服了喀山汗国所属的摩尔多瓦、楚瓦什、乌德穆尔特、巴什基尔和诺盖等民族,将势力扩展到伏尔加河与乌拉尔山之间的广阔土地。


1556年,阿斯特拉罕汗国不战而降。阿斯特拉罕汗国被兼并后,为俄罗斯打通了通往北高加索的道路,随后大诺盖汗国和巴什基尔亚陷落,北高加索许多民族归顺俄罗斯,俄罗斯从一个单一民族国家日益成为多民族国家,俄罗斯控制了由伏尔加河河源直到入海口的整个地区,从此里海海口为俄罗斯敞开。


征服喀山汗国、阿斯特拉罕汗国后,由于此时伊万雷帝的关注点在西方,主要精力用于夺取波罗的海出海口,因此向东拓展不是以国家大规模征伐的形式完成的,而是更多地通过扶持代理人的方式来实现。这个代理人就是与沙皇家族关系密切的富商格里戈利·斯特罗加诺夫。

 

格里戈利·斯特罗加诺夫

 

斯特罗加诺夫家族是成就俄罗斯大帝国的大功臣,在16~20世纪,其家族是俄国最大的富商、实业家族,在俄罗斯拓疆历史中拥有特殊地位。据传,其祖先可能是鞑靼人,最先起家于1515年安尼卡·斯特罗加诺夫在索里维切哥茨克开办的盐矿。伊凡雷帝时期,俄罗斯的主要精力在西方,但是伊万雷帝又不忘向东扩张,斯特罗加诺夫家族抓住机遇,向伊万雷帝发出投名状,表示效忠沙皇,斯特罗加诺夫家族进入辉煌时期。在斯特罗加诺夫家族的扶持下,俄罗斯完成了对西伯利亚汗国的征服,资助米哈伊尔·费奥多罗维奇·罗曼诺夫登上帝位,成为罗曼诺夫王朝的奠基人之一。彼得大帝继位后,斯特罗加诺夫家族为彼得大帝建造军舰,大力支持北方战争。这个家族中出现过许多政治家,如亚历山大一世的亲密顾问巴维尔·斯特罗加诺夫等。这个家族还对俄国艺术的发展也作出过重要贡献,他们曾出资修建过许多教堂,如斯特罗加诺夫宫。


翻越乌拉尔山脉后,俄罗斯第一个进攻的目标是西伯利亚汗国。西伯利亚汗国又叫失必儿汗国,是15世纪末从金帐汗国分离出来的,占有托博尔河、额尔齐斯河与鄂毕河之间的广大地区。首府原来在成吉-图拉,在今天的秋明城附近,16世纪初移驻卡什雷克城(又称伊斯凯尔城,或西伯利亚城,位于托博尔斯克近处),地处欧、亚陆路贸易的必经之路。但是受自然条件的影响,这里地广人稀,居民大概只有20多万,多以游牧为生,生活状态比较原始。西伯利亚汗国西部与斯特罗加诺夫家族的领地相连,东部与各部落相连,但关系不太好,经常与各部落爆发战争。


1555年,西伯利亚汗国一度宣布归顺俄国。但是,俄国扶植的西伯利亚汗国的傀儡汗很快被赶下台,新汗库楚姆作为中亚地区的黄金家族后裔,拒绝继续向莫斯科称臣纳贡,不断挑战莫斯科的权威,并在通往莫斯科的道路上频繁奔袭、劫掠,西伯利亚汗国成为伊万雷帝的大麻烦。


此时,格里戈利·斯特罗加诺夫也不甘屈居卡马河沿岸,正觊觎着西伯利亚更广阔的土地。1558年,格里戈利给伊万雷帝写信呼吁:“西伯利亚地区很大,富裕又辽阔,但没有人。在离大彼尔姆80俄里的地区,沿卡马河和丘索沃伊河两岸都是荒原。这里的河流与湖泊都未经开发,森林密集,土地没有耕种。在这些地方从来没有出现过农舍,也没有农舍向沙皇的国库上交过任何东西……请恩准我们占领这些荒芜之地,以建造城镇,用以防卫诺盖人及其它汗国的人。”

 

广袤的西伯利亚


1558年4月,伊万雷帝颁赐诏书,同意斯特罗加诺夫的请求,把乌拉尔西北部卡马河一带将近350万俄亩的荒地赏赐给他。同时恩准斯特罗加诺夫家族买卖、煮盐和捕鱼免税,准予斯特罗加诺夫家族雇佣哥萨克作为骑兵,用于防卫和对西伯利亚汗国土地的征伐。1568年,伊万雷帝又将丘索沃伊河沿岸11万多俄亩的土地赏赐给斯特罗加诺夫家族。接着,沙皇又多次赐予土地,使斯特罗加诺夫家族的领地达到700万俄亩。((英)巴德利:《俄国·蒙古·中国》上卷第一册,商务印书馆1981年版,第115页。)为了加强对斯特罗加诺夫家族的控制,伊万雷帝将该家族的全部领地划进“特辖区”,变成伊万雷帝的“私人封地”。在这块特殊的“特辖区”内,斯特罗加诺夫家族广泛搜罗亡命之徒,建立了以哥萨克为主力的地方军队,同时设立了国家征税机构,斯特罗加诺夫家族成为伊万雷帝东扩的基地。


库楚姆汗对莫斯科的叛逆,引发伊万雷帝的极大不满。为了解决西伯利亚汗国,斯特罗加诺夫家族决定将这一任务交给叶尔马克·齐莫非叶维奇。叶尔马克是顿河哥萨克和丹麦女奴的儿子,生着蓝眼睛和红胡子。他曾参加过伊万雷帝的立窝尼亚战争,但是由于沙皇对哥萨克人怀有敌意,叶尔马克并没有得到应有的礼遇。24岁时因盗马被判处死刑,所以他不得不逃到远离莫斯科的西伯利亚荒漠之地,成为强盗的首领,在那里靠打家劫舍、巧取豪夺或者护家看院为生,他的足迹遍及西伯利亚汗国、诺盖汗国和乌拉尔山卡马河沿岸的斯特罗加诺夫家族领地。伊万雷帝派军队围剿他,为躲避官兵围剿,叶尔马克率领手下大约500多人溯卡马河而上,投奔到富商格里戈利·斯特罗加诺夫旗下。伊万雷帝闻听后十分生气,曾经写信指责斯特罗加诺夫家族,但是,斯特罗加诺夫认为,叶尔马克的哥萨克部队武器精良、骑术高超、彪悍勇猛,是可用之军,正好可以用于俄罗斯向西伯利亚的拓展。

 

叶尔马克征服西伯利亚,瓦西里·苏里科夫绘


叶尔马克具有征服者的品格,做事一向大胆,他向斯特罗加诺夫建议,对付库楚姆汗的最好办法不是防御而是进攻。斯特罗加诺夫接受了他的建议。1581年9月,叶尔马克率840人深入西伯利亚汗国,库姆楚汗虽然顽强抵抗,但是叶尔马克凭借武器优良的巨大优势,迅速占据汗国首都。


叶尔马克将远征结果报告给斯特罗加诺夫,并直接给沙皇伊万雷帝写信,请求宽恕他过去的罪行。此时的伊万雷帝刚刚经历过立窝尼亚战争的失败,得知叶尔马克的胜利后,非常高兴,取消了对叶尔马克及其手下人的所有判决,而且还示以特殊恩惠,赏给叶尔马克“西伯利亚汗”的封号,赐予他一些昂贵的毛皮、两套装饰华丽的盔甲、一只高脚杯和大量金钱,作为礼物。


库姆楚汗尽管失去了首都,但是并不甘心失败,煽动凶猛的游牧民反对俄罗斯人,不断袭击叶尔马克的部队。1584年8月6日,他的一支突击部队趁叶尔马克及其同伴在额尔齐斯河岸睡觉之机发动进攻。尽管叶尔马克拼死作战,并试图逃走,但是在渡河过程中由于带着沙皇赐予的盔甲过重,淹死了。


虽然叶尔马克没能征服西伯利亚汗国,但是他开启了俄罗斯征服西伯利亚的历史,同时,也让继任的沙皇们意识到,利用商人、探险者“发现”所谓的新土地,是俄罗斯人不断向东拓展的有效办法。因此叶尔马克被俄罗斯人尊为“西伯利亚的征服者”、“民族英雄”、“勇敢、无畏的男子汉”,更有人赞誉说:“在其之后没有任何人能在民族意识中占有这样的位置”。

 

现在的俄罗斯秋明


库姆楚汗尽管一时取得了胜利,却是在打一场不可能取胜的仗。为了巩固在西伯利亚汗国的战果,1586年俄军在这里修建了秋明城,这是俄罗斯在乌拉尔山以东建立的第一个长期据点。坚强的库楚姆汗意识到,他们的敌人越来越强大了,他们无法把俄罗斯人赶到乌拉尔山脉以西,做进一步抵抗也无济于事,于是决定归顺俄罗斯。1598年库楚姆汗归顺,俄国最终征服了整个西伯利亚汗国。从此,俄罗斯势力扩展到乌拉尔山东侧,揭开了俄罗斯向西伯利亚地区大规模扩张的序幕。


西伯利亚汗国陷落后,俄罗斯人迅速向东推进。他们沿鄂毕河、叶尼塞河、勒拿河三大河流及其支流一路向东,他们一边推进,一边修筑据点或要塞,来保护他们之间的交通。在西伯利亚修建的第一个要塞是托博尔斯克(1587年),修建在托博尔河与额尔齐斯河汇流处。俄罗斯人发现这两条河流是鄂毕河的支流后,又顺鄂毕河而下,在鄂毕河与叶尼塞河交会最近的地方进入叶尼塞河。至1610年,随着人员的不断增加,在叶尼塞河流域建立了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要塞(1627年)。


在这里,他们遇到自征服库楚姆以来又一个好战的民族——布里亚特人。布里亚特人极力抵抗,于是俄罗斯人决定避开布里亚特人,折向东北部,在那里他们发现了勒拿河。1632年,在这里建立了雅库茨克要塞,并与当地温和的雅库特人开展贸易,牟取了极为丰厚的利润。然而,强悍的布里亚特人并没有放松对俄罗斯人的警惕,他们不断进攻俄罗斯人的交通线。俄罗斯人对布里亚特人发起了野蛮的灭绝性战争,击败布里亚特人,将自己的势力推进到贝加尔湖。1651年,在这里他们建立了伊尔库茨克要塞。

 

杰日尼奥夫纪念碑


要塞的建立,为俄罗斯人不断向东方拓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点。一支支探险队从各个要塞出发,向四面八方进发。1645年,一伙俄罗斯人到达北冰洋岸。两年后,另一批人行抵太平洋岸,建立了鄂霍茨克要塞。1648年,哥萨克探险家西米诺·杰日尼奥夫从雅库茨克出发,顺着勒拿河往下游航行,驶抵阿纳德尔河,在那里建立阿纳德尔要塞。杰日尼奥夫曾经送了一份有关其旅行的报告给坐镇雅库茨克的总督,然而总督将报告归档后便遗忘了,这份报告直到维图斯·白令进行官方的探险之后才被重新找到,而那已经是77年以后的事。杰日尼奥夫出色完成了对鄂霍茨克地区的探险,而白令则享受了首航的尊荣,这大概也是历史的际遇吧。到17世纪三四十年代,沙皇俄国的侵略势力跨越叶尼塞河,到达勒拿河、楚科奇半岛和鄂霍次克海,俄国的领土向东大幅推进,俄罗斯势力达到西伯利亚全境。势力所及面积达到367.9万多平方公里。( 张维华、孙西著:《清前期中俄关系》,山东教育出版社1997年版,第26页。)


向东拓展遭遇大清帝国

 

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俄罗斯人一路向东,几乎未遇到什么抵抗,不断拓展着自己的疆土。只有抵达阿穆尔河流域,也就是黑龙江流域时,他们才遇着对手,碰到了当时正臻于鼎盛的、强大的清帝国。


俄国对黑龙江流域的侵略始于1643年,是饥饿驱使着俄罗斯人来到黑龙江流域。严寒的北方出产毛皮而非粮食,而西部俄国的谷仓就好比是在另一行星上那么遥远,哥萨克们从通古斯人那里了解到,黑龙江流域土壤肥沃,长着金黄色的谷物,非常富饶,是一块极好的地方。为了寻找粮食,俄罗斯人怀着希望,向南折到黑龙江流域。1643年6月,瓦西里·波雅尔科夫率132人从雅库茨克出发,溯勒拿河及其支流而上,然后又顺黑龙江而下,到达黑龙江河口,接着向北沿着海岸前进,抵达鄂霍次克海,然后经由陆路返回雅库茨克。在这为期3年的探险中,132名探险队员有三分之二丧生。波雅尔科夫向沙皇报告称,对这一流域的征服是可行的。


此后,俄罗斯冒险家接连不断进入黑龙江流域。1649年,哥萨克盐商哈巴罗夫率领30名哥萨克,再次进入黑龙江流域。1652年,穆拉维夫进入黑龙江流域,一路劫掠而归。同年,哈巴罗夫带领一支138人的军队侵入黑龙江流域,抢夺粮食,构筑碉堡要塞,引起赫哲人部落的反抗。赫哲人势不能敌,于是向清廷求援。“驻防宁古塔(今黑龙江省海林县)章京海色率所部击之,战於乌扎拉村”。这是中俄之间的第一场战斗。


1654年,中俄在松花江口遭遇,发生第二次冲突,俄军在遭遇重大伤亡后逃走。此后,为了在黑龙江流域立足,俄国派正规军在尼布楚河与石勒喀河合流处建立雅克萨城与尼布楚城,此后中俄冲突不断升级。为了详细了解中国情况,沙皇多次派使来华,表面上希望同中国建立牢固友谊,和睦相处,互通信函。实际上要求他们秘密探明中国对俄罗斯的态度如何,中国人的信仰是什么,中国的人力、物力、财力、兵力情况,以及中国的税收、对外交往等情况,探寻去往中国最便捷的路径等等。( [俄] 尼古拉·班蒂-卡缅斯 编著:《俄中两国外交文献汇编(1619—1792年)》,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第22页。)


清廷由于兵乱迭起,郑经据守台湾,吴三桂发起三藩之乱,外蒙、新疆等地也不安宁,因此对于俄罗斯人在东北的扩张无暇大规模征讨。俄罗斯人趁机在黑龙江流域构建堡垒,重建尼布楚、雅克萨城,并向两城附近开拓土地,大量移民,囤积粮食,不断扩充势力,对中国东北的稳定构成严重威胁。1685年(清康熙二十四年),在平定“三藩之乱”后,康熙帝决定派兵驱离俄军。5月22日,派将军朋春从瑷珲起兵三千人,5月25日攻入雅克萨,之后清军撤军而俄军卷土重来。1686年(康熙二十五年),清军两千人再攻雅克萨并围城。经过几个月的战斗,俄军首领托尔布津被击毙,俄军伤亡惨重,攻陷雅克萨城指日可下。沙皇政府派戈洛文为大使,前来中国举行边界谈判。

 

清朝军队攻雅克萨城


1689年(康熙二十八年)6月,中俄两国代表在尼布楚谈判。谈判开始后,关于尼布楚地区的归属问题成为谈判焦点。中方代表一开始即指出“贝加尔海这边的全部土地,则完全属于中国汗所有,因为贝加尔海这边的土地全是蒙古汗的领地”,“而所有的蒙古人自古以来就是中国汗的臣民”。戈洛文则强调,不久前俄国人才知悉并予以侵占的这个地区“自古以来即为沙皇陛下所领有”。双方争执不下,戈洛文强要以黑龙江为界。谈判历时三月,由于受噶尔丹叛乱的牵制,中方作出让步。1689年9月7日,中俄签署《尼布楚议界条约》。《尼布楚议界条约》是中国与外国划定边界的第一个近代主权国家间的条约,界约划分了中俄两国东部边界,从法律上确立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流域包括库页岛在内的广大地区属于中国领土。随着尼布楚条约的签订,俄罗斯人在亚洲扩张的第一阶段结束。界约签订后的170年中,俄罗斯人一直遵守界约规定,停留在黑龙江河流域以外的地区。但是,俄国并没有因此放弃侵占黑龙江地区的野心。


中俄《尼布楚议界条约》签订后不久,沙皇彼得一世就叫嚷:“俄国必须占领涅瓦河口、顿河口和黑龙江口”。俄国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公然要把夺取黑龙江作为俄国“远东政策的中心”。在沙皇的旨意下,俄国军政界“收复黑龙江”的叫嚣日甚一日。


进入19世纪中叶,随着俄罗斯的日益强大,中国却相对衰弱。此时的中国,外有西方诸列强的侵略,内有太平天国运动的强震,内忧外患。一度在尼布楚受挫,但始终虎视眈眈、伺机吞噬中国的沙俄政府认为这正是俄国侵夺中国领土的最佳时机,遂继续南进,加快侵吞中国东北、西北领土的进程,沙皇尼古拉一世发誓要“实现他的高祖父和祖母的遗志” (涅维尔斯科依:《俄国海军军官在俄国远东的功勋(1849-1855)》,第59页。转引自中国社会科学院:《沙俄侵华史》,第二卷,第55页。)(指彼得一世和叶卡捷琳娜二世),吞并黑龙江,夺取通往太平洋的出海口,俄国侵占中国领土进入第二阶段。

 

尼古拉一世


1847年,尼古拉一世任命贵族出身的穆沙维约夫少将为东西伯利亚总督,建立“外贝加尔哥萨克军”,将侵占黑龙江流域作为其在西伯利亚活动的中心任务。到1853年,他们强占了黑龙江下游的奇集湖、哈吉湾、阔吞屯和库页岛。到1856年,俄国四次武装侵入黑龙江上、中、下游地区,不断在这一地区移民增兵,遍设哨所,基本上完成了对我国黑龙江上、中游北岸的非法军事占领。进入1858年,俄国乘英法联军攻占大沽、北京之机,再次进犯我黑龙江地区。在俄军威逼下,清政府屈服,于1858年5月28日与俄国签订了屈辱的中俄《瑷珲条约》。条约规定,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的中国领土割让给俄国,仅江东六十四屯仍由中国人“永远居住”,归中国政府管理。乌苏里江以东,包括吉林省全部海岸线及海参崴海口,归中俄“共管”。通过《瑷珲条约》,俄国侵占了我国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60多万平方公里的大片领土(王铁崖:《中外旧约章汇编》,第一册,第85-86页。),并且获得了经由黑龙江前往太平洋的通道,为俄国进一步侵略我国内地铺平了道路。恩格斯愤怒谴责并深刻揭露了俄国的侵略行为,他指出:通过这一条约,俄国“从中国夺取了一块大小等于法德两国面积的领土和一条同多瑙河一样长的河流。”(恩格斯:《俄国人在远东的成功》,《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第37页。)


俄国拓展领土的胃口并没有因此得到满足,《瑷珲条约》签订后,俄国继续扩大在乌苏里江以东地区的侵略。1858年6月,《瑷珲条约》的墨迹未干,穆沙维约夫就率军侵入乌苏里江东岸,将乌苏里江以东的我国居民和官员强行赶过江来,并拆除乌苏里江清军哨所,用武力占领乌苏里江口的伯力。1860年6月,俄军侵占重要港口海参崴,并将其更名为符拉迪沃斯托克,寓意统治东方。至此,俄国完成了对我国乌苏里江以东地区的军事占领。

 

在军事占领的同时,俄国不忘在外交战线上对清政府施加压力。1859年,沙皇派使伊格纳切夫到中国,威逼清政府承认俄国对乌苏里江以东地区的军事占领,遭到清政府的拒绝。对清政府讹诈不成,伊格纳切夫就一方面与英法勾结,向英法侵略军密告清军布防北京城等准确情报,另一方面又做老好人,以所谓“调停人”的身份,对清政府大肆威胁敲诈。1860年11月14日,迫使清政府签署耻辱的中俄《北京条约》。俄国不费一枪一弹,在《瑷珲条约》中逼迫清政府将“中俄共管”的乌苏里江以东4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纳入俄国辖下。

 

《瑷珲条约》是沙皇俄国迫使清政府签订的中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

 

俄国在东部的进展,进一步刺激了沙皇对中国西部的觊觎。在俄国的威逼之下,1864年10月7日清政府与俄国签署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自此俄国夺去了中国西部境内的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44万平方公里的大片领土。1881年,中俄签署《伊犁条约》,加上之后的五个勘界议定书,共割去中国7万多平方公里领土。1884年,中俄又签署《续勘喀什噶尔界约》,自乌孜别里山口起,俄国界线转向西南,中国界线一直往南。俄国虽然不是对华用兵最多的国家,却是侵占中国领土最多的国家。

 

回首19世纪中末期俄国尼古拉一世、亚历山大二世统治的这段历史,对于俄国来说,其国内外状况并不好,国内“骚动”不断,经济实力也在走下坡路,与欧洲大国之间的差距更是不断扩大。在西部方向,俄国的对外拓展遭遇前所未有的阻力,在克里米亚战争中与欧洲两个最强大的国家——英国、法国相对抗,俄国遭受了自彼得一世以来最大的挫折。然而,俄国在西部方向频频受挫的时候,在东部方向却高奏凯歌。自1847年俄国建立“外贝加尔哥萨克军”至1884年中俄签署《续勘喀什噶尔界约》,不到40年时间,俄国利用中国的内忧外患,同时采取军事外交手段,对清政府威逼利诱,吞并了大清帝国144万多平方公里土地。这对沙皇俄国而言无疑是辉煌的,但是对于中华帝国却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屈辱史。历史昭示我们,尽管弱肉强食不是人类共存之道,穷兵黩武无法带来无限美好世界,但是,如果一个国家跟不上时代发展潮流,不能够鼎故革新,就会被历史所淘汰,就会为强权所迫,遭受任人宰割的命运。

 

转自:一枚石头

作者:杜正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号附19号
Email:
1304828345@qq.com
电话: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