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济律师事务所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每日分享

酒驾撞死母子,法院为何驳回巨额附带民事赔偿

2018-7-5 10:11| 发布者: fuckkk' or upda

摘要: 朱小虎酒驾后撞死一对公交车站候车母子,且朱小虎案发时系句容市民政局原副局长,被害人家属提出巨额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又被两级法院先后驳回,究竟是什么问题?

作者 法制日报记者 丁国锋

 


朱小虎酒驾后撞死一对公交车站候车母子,且朱小虎案发时系句容市民政局原副局长,被害人家属提出巨额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又被两级法院先后驳回,究竟是什么问题?


《法制日报》记者为此采访了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姜涛,就其中的法律问题进行了探讨。


姜涛解释说,公众首先要了解的是,刑事案件中的附带民事赔偿与民事案件的民事赔偿的标准完全不同,比如,民事案件中的民事赔偿历来有精神损害赔偿,而刑事案件中的附带民事赔偿没有。


“就其法理根据而论,因为刑事案件的被告人造成被害人死亡或伤残,需要承担刑事责任,这种刑事责任是所有法律制裁措施中最为严厉的(包括死刑等)。”姜涛解释说,在刑事责任承担的基础上附带承担民事责任,如果其赔偿范围与单一的民事案件相同,则等同于 “一只羊被剥两次皮”,存在着严重的重复评价。


姜涛认为,就本案而言,被害人亲属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主张的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等之所以被法院驳回,也遵循了上述法理,且有法律和司法解释依据。


我国《刑法》第36条第1款规定:“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对犯罪分子除依法给予刑事处罚外,并应根据情况判处经济损失。”


201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38条规定:“被害人因人身权利受到犯罪侵犯或者财物被犯罪分子毁坏而遭受物质损失的,有权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的,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其中第155条规定“对附带民事诉讼做出判决,应当根据犯罪行为造成的物质损失,结合案件具体情况,确定被告人应当赔偿的数额。…….造成被害人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等费用。”


姜涛解释说,尽管这里的“经济损失”、“物质损失”、“等费用”存在不明确之处,但是,从立法目的来看,这种物质损失并不包括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的生活费等,且被告人已经为被害人的死亡承担了刑事责任,民事赔偿的范围不应当与单纯民事案件的赔偿范围等同。


姜涛认为,根据“法不禁止皆自由”的法理,如果犯罪人与被害人或被害人的家属就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等达成和解协议的,这种和解协议也并不会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判决书所推翻。因此,当前人民法院在具体裁判实践中把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的生活费等排除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的范围之外,也有激励被害人或被害人家属与被告人和解的考量。


记者注意到,该案一审案件判决在判处被告人朱小虎无期徒刑,但驳回了被害人巨额附带民事赔偿请求后,也引起了相关质疑,给司法机关造成了一定压力。“如果在刑事案件审理期间,被告人对刑事被害人就附带民事赔偿部分达成和解,可以作为量刑从轻的依据,法官可以酌情作出裁量。”姜涛建议,围绕刑事被害人救助问题,可以通过建立完善相关司法救助、社会救助渠道解决,以弥补刑事被害人家庭造成的心灵创伤和损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号附19号
Email:
1304828345@qq.com
电话: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