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济律师事务所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每日分享

“存款”被银行"内鬼”伪造存单转走,民事起诉银行两级法院被拒之门外,对吗?

2018-6-19 14:37| 发布者: fuckkk' or upda

摘要: 这几天,各大网站都在传播一则《小心银行存款骗局 去法院诉讼都不受理》的法律新闻,不免让人人都有存款的民众恐慌起来。根据6月15日澎湃新闻报道,包括山东省滨州农信社(后改名为农商行)5名员工在内的十余人伪造 ...

这几天,各大网站都在传播一则《小心银行存款骗局 去法院诉讼都不受理》的法律新闻,不免让人人都有存款的民众恐慌起来。根据6月15日澎湃新闻报道,包括山东省滨州农信社(后改名为农商行)5名员工在内的十余人伪造存单,高息骗“存款人”到信用社网点存单“存款”,“存单”到期后“储户”被信用社告知是假的不予兑付,多达27名储户的1.6亿余元未能追回。伪造存单者被判刑了,储户认为涉案信用社负有责任,遂向当地法院起诉索赔,被两级法院在立案阶段终审裁定不予受理。

 

 

法院不予受理的依据均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九条——“被告人非法占有、处置被害人财产的,应当予以追缴或责令退赔,被害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小编从裁判文书网上找到了与此案有关的两份滨州中院伪造金融票证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刑事判决书,一份是2017年12月5日的(2017)鲁16刑终164号二审刑事裁定书(今天本号二条文章推送,查看方法:关注本公众号后,点击右上角,查看“历史消息”);一份是2017年12月15日的(2017)鲁16刑终203号二审刑事裁定书。

 

 

根据两份终审刑事法律文书认定的事实,“储户存款”是这样“存入”涉案信用社的:“中间人带“存款人”至指定银行的指定柜台办理业务,银行柜员将“存款人”资金转到指定账户,并将事先伪造好的假存单等通过银行柜台交予“存款人”,用款人收到存款后进行贴息,参与人按照约定比例进行贴息分成。”


举一个判决书中查明的某笔“存款”详细流程:2013年4月24日,段振峰(案发时任山东邹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邹平农商行)台子支行行长)等人通过刘园园等人联系存款人沈某1至邹平农商行台子支行镇中分理处“存款”520万元。段爱莲等人制作假存单、假存款证明后交于在该分理处担任银行柜员的张寅,张寅将沈某1的520万元转入段振峰指定的他人账户,并将520万元假存单、假存款证明从柜台窗口递给沈某1。2014年4月24日一年期满后,段振峰、刘园园等人劝说存款人沈某1至博兴农商行曹王支行续存一年。段爱莲等人制作好假存单、假存款证明后交由在该支行担任银行柜员的李丽,李丽明知存单等系伪造,却将500万元的假存单、存款证明从柜台窗口递给沈某1。沈某1因“存单”上的印章模糊不清,要求李丽重新加盖。李丽用其保管使用的博兴农商行曹王支行印章在假存单上重新盖印后交给沈某1。

 

纵使“储户”存款时是为高息诱惑,但如果没有信用社网点柜员交付“存款”凭证,没有另一信用社网点到期后的再次确认、交付“存款”凭证,肯定不会“只求高息,不要本金”将巨款交给他人的。信用社职员在柜台内将假存单交给“储户”,其行为是职务行为还是个人行为?责任如何承担?

 

 

《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规定,“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侵权责任法》司法解释意见稿里,对于什么是“执行工作任务”、“如何担责”做出了解释:“行为表象足以使一般人相信其行为人具有授权人授权,并在授权的范围内实施行为的,为职务授权行为。职务授权行为造成的损害,行为人不承担侵权责任。职务授权行为超出必要范围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授权人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被授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授权人在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其追偿。”

 

 

看看金融机构主管部门对于“存款”因内部人员违法行为丢失是如何规定和处理的。2014年发生了杭州42名储户丢失9505万元存款事件,涉事的银行分理处原负责人祝超菊先是协助不法分子冒用银行名义,伪造盖有银行公章的保证书,宣称可提供事先一次性给予13%利息的“贴息存款”。当储户来到指定窗口存款时,祝超菊趁储户不备,打开转账界面要求多次输入密码,将存款转入其同伙账户分赃。案发后,两名嫌疑人已以主罪盗窃罪移诉至杭州市检察院。事件经报道,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银行有义务保护存款人合法权益;商业银行要强化内部督查,不应再发生存款失踪个案。该案丢失的存款除刑事案件追回部分,剩余缺口将由杭州市联合银行先行垫付。

 


此外,同省的菏泽中院,曾经判过一例农业银行分理处原主任李某涉嫌伪造金融票证罪致使“储户存款”被挪用的民事案件。(该判决今天第三条文章推送,阅读方法同上)二审上诉期间,山东高院审理认为部分明确认定,“祁某与鄄城城区分理处依法成立储蓄合同关系,虽然存单系李某等人事先变造的,但上述行为系在鄄城城区分理处的营业场所、营业时间进行,而李某作为鄄城城区分理处主任,祁某有理由相信李某的行为代表鄄城城区分理处。应当认定祁某是在鄄城城区分理处要求下办理了900万元存款手续,亦在鄄城城区分理处营业柜台当场收到900万元定期存单,而没有证据表明祁某对该存单系变造一事知情,因此,祁某与鄄城城区分理处之间依法成立储蓄存款合同关系,鄄城城区分理处负有依照约定支付存款本息的义务。”


不管是从职务侵权责任,还是储蓄合同成立上,银行“内鬼”造成储户存款丢失,法律适用、以往案例都是有法可依、有据可循的。以上是从案件实体法律上分析,再看看案件的法律程序问题。滨州两级法院适用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九条“被告人非法占有、处置被害人财产的,应当依法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被害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首先,“储户”起诉的是涉案的信用社(农商行),而非针对构成伪造金融票证罪的被告人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的”刑事案件,该民事案件是伪造金融票证罪之外的民事案由、法律关系、诉讼请求的另外独立一案。法院对民事案件“被告”主体资格套用刑事案件“被告人”主体,适用法律错误。


其次,“附带民事诉讼”只能出现刑事案件附带诉讼中。本条司法解释的适用条件是,刑事案件构成伪造金融票证罪的被告人“非法占有、处置被害人财产”情形,不能适用于“储户”以侵权责任或存储合同的民事案件。民事案件适用刑诉法,法院对于该司法解释适用的案件类型错误。


再次,施行立案登记制以来,只要原告提供了明确被告,基本刑事证据、有了明确的诉讼请求,就应能够进入实体诉讼程序。立案部门作出“被告人非法占有、处置被害人财产的,应当依法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实体事实和法律后果的认定和裁决,有“未审先裁”之意。


综上,这本是一起主管部门银监会已有明确精神、上级法院已有类似判例、立案登记制明确规定的民事诉讼,何至于闹到两级法院连门都进不去的“不予受理”,实在是让众多法律人、老百姓摸不着头脑。


涉案金额确实不小,但跟法律的权威、司法的公信比起来,孰轻孰重,不难判断吧?

 

来源: 烟语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号附19号
Email:
1304828345@qq.com
电话: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