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济律师事务所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每日分享

一套即将被司法拍卖的豪宅,一起堪比电影的离奇案件,一个“死”了两次的人......

2018-5-28 15:13| 发布者: fuckkk' or upda

摘要: 近日,一位微博网友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发现的一栋房子引发了大家的关注。

近日,一位微博网友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发现的一栋房子引发了大家的关注。

 

 

这处位于南京市江宁区的房产,起拍价435万元,将于6月11日早上10点开拍。乍看上去,这就是一栋常见的豪宅,与普通的豪宅并没有什么区别,为什么会引起网友的关注呢?原来,在这套房子的拍品详情里,还有这么一段话......

 

 

可是,发生过凶案的房子也不少,为什么偏偏是这栋房子引发了大家的关注,瑕疵提醒中又为什么要强调“极不易变现”?


于是,小编带着好奇查阅了相关资料,终于明白了其中缘由,今天的深夜公堂,就让小编来带大家了解一下发生在这栋房子里的那起被称为“新中国20大奇案”之一的案件。


需要说明的是,以下内容根据相关媒体报道整理,可能有些情节与实际情况有出入。此外,该案虽已尘埃落定,但在警方资料中,也仍有不少细节至今都是未解之谜,我们无法完全还原案件的真实情况。

 

2011年2月底,一起命案震惊南京,两市民在南京江宁区郊外山上散步时,发现多个垃圾袋内装有尸体碎片。经法医鉴定,死者是南京外籍富商薛莉萍(田中利平)的丈夫田明成,田明成同样也系外籍身份。


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犯罪嫌疑人竟是田明成日本籍妻子薛莉萍及其父亲——南京市著名企业家薛敬恭。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警方调查还发现,死者田明成早在2006年8月的一场意外中车毁人亡了!为何五年后田明成又再度死亡?


2011年12月、2012年2月,2012年10月,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几度公开审理此案。考虑到案情重大,法庭经过长时间的审理后,没有当庭进行宣判。

 

 

2013年2月,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薛敬恭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薛莉萍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唐凯等4名涉案人员亦分别获刑。

 

田明成、薛莉萍和薛敬恭等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记者深入采访,还原真相,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故事渐渐浮出水面……


迷 局

隐身丈夫惨遭碎尸,五年两死迷局。


2011年2月28日下午1点左右,南京警方接到报警:该市两青年在南京江宁区郊外的翠屏山上散步时,发现树丛边有多个垃圾袋装的人体组织,民警现场勘查,在不远处还有10多袋装有人体组织的垃圾袋。

 

惨遭分尸的人是谁?尸体分检结果:现场没有任何身份证明,其中一袋碎尸残存的衣物中留有一张2011年2月25日由甘肃兰州开往南京的火车票。

 

警方立刻与兰州方面联系,几经查询,找到了当时购买火车票的兰州人田明扬,经他辩认,车票是跟其一起从兰州回到南京的二哥田明成的,他是田明成的小弟。田明成住在南京市江宁区的高档小区瑞景文华别墅里,该处是南京有名的富人区。

 

然而,警方在进一步调查田明成的资料时却惊奇地发现:田明成时年49岁,原籍甘肃兰州,大学毕业到日本深造,并加入日本国籍,2006年8月,他回国办事时,自驾车引起自燃车毁人亡。


田明成已经在五年前死亡,为何会再次被杀?

 

而田明扬面对警方的询问一直支支吾吾,只是反复强调二哥田明成并没有死,这一点嫂子薛莉萍知情。


于是,警方又联系到田明成的妻子薛莉萍,通过提取尸块上面的DNA,与田明成和薛莉萍的女儿田娇娇DNA进行比对,确认死者就是田明成。

 

那么田明成为何会死而复生又再次被杀呢?警方来不及深究其因,当务之急是锁定杀人分尸的凶手!


警方排查发现,田明成的妻子薛莉萍对破案的进度不闻不问,表现异常的薛莉萍引起警方注意,民警在进一步排查后,锁定薛莉萍与其父亲薛敬恭有重大作案嫌疑。

 

原来,警方对薛莉萍所居住的别墅现场勘查发现,卫生间等处有未处理干净的血迹,而血迹正是田明成的。附近的居民称:当天有一辆奥迪车在别墅下停留,警方很快查出车子正是田明成岳父薛敬恭经常使用的奥迪轿车。

 

与此同时,田明成远在兰州的亲人传来消息;2月27日晚,远在兰州的田明成大哥田明池收到了一条短信,号码显示是田明成发来的,短信内容“我有事去河南了”。而尸检证实此时田明成已死亡。

 

田明成小弟田明扬提供了一条更为有用的信息:2月25日中午,他和二哥田明成一起乘坐火车从兰州赶到南京。


当时是因为二哥和嫂子的感情已岌岌可危,两人到了彻底决裂的地步,二哥这次是要他过来一起帮着劝劝嫂子的。

 

但是小弟的到来并没有扭转二嫂要决裂的心,二嫂薛莉萍表示不会再忍让,表示以后互不往来,到了晚上11点多,田明成无奈离开别墅。

 

看来,薛莉萍和薛敬恭有重大作案嫌疑!3月1日凌晨1点左右,警方在薛家抓获薛敬恭。凌晨6点,薛莉萍和当地一名男子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检票口被警方抓获,面对冰冷的手铐,薛莉萍面如死灰:“没想到该来的还是来了。”

 

与薛莉萍一起被抓的男子叫唐凯,时年38岁,也是南京的一名经商人员。两人早在2005年就已相识。

 

2005年2月,薛莉萍在春节期间回国的一次聚会中,结识了时年32岁的唐凯,两人互生爱慕之心,那时薛莉萍还在日本打拼。

 

回到东京后,她非常思念唐凯,便决意回国经营事业,考察到南京的高端美容行业很有前景,同年4月,薛莉萍先期回国创业。难道是情杀?审讯过程中,薛敬恭首先承认了杀人分尸是他一人所为,在反复几次审讯中,尤其是面对警方摆在眼前的田明成车祸死亡鉴定报告:田明成,于2006年8月16日,在兰州丹拉高速公路的一个交通事故中死亡。薛氏父女流着泪带着恨意说出了让民警们瞠目结舌的事实……


“隐形人”

百万巨款的致命诱惑,“隐形人”的痛有谁能懂?


原来,1962年出生的田明成,早年就去了日本,在日本发展得一直不错,后来便有了日本名字田中明成,打拼成功后,与一日本籍的华人女子张莉结婚,婚后亦加入了日本籍,并育有两个孩子。但是,这段婚姻并不长久,两人离婚后,两个子女留给了女方。

 

离异后,田明成开始在日本开拓保健品市场,并在短短几年时间拥有了自己的品牌和公司。


一次偶然的供销会上,他再次遇见了小自己8岁的南京美女薛莉萍,两人很谈得拢。


薛莉萍1970年11月出生在南京的一个高级干部家庭,在家中三姐妹中排行老大。由于恋爱受挫,1995年下半年,她萌生了出国留学的念头。


1996年7月,薛莉萍被日本一家知名美容技术专门学校接纳,开始了她的留学生涯。


薛莉萍学的是养生美容专业,当时属于热门。1999年4月的一天,薛莉萍独自游览富士山,此行结识了甘肃兰州男子田明成。而此次供销会上两人再次相遇,都很激动。

 

此后,薛莉萍和田明成便保持频繁接触,不久,田明成对薛莉萍发起强烈求爱攻势,薛莉萍觉得这是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于是就顺从了田明成的追求。2001年1月,薛莉萍与田明成登记结婚,婚后她改名“田中利平”,加入日本国籍。这年3月,薛莉萍携夫回到南京,在南京一家五星级大饭店,举行隆重婚礼。婚后不到一年,薛莉萍生下一女,取中文名田娇娇。

 

2006年,随着日本经济滑坡,在同行竞争中,田明成的产品慢慢地淡出日本市场,两人决定将保健品事业也转移至国内。


此前,薛莉萍已将养生美容这块市场移到了国内,但这事与其国内心仪男友唐凯有关,田明成对此有所不知。回国后第二天,田明成就独自回到老家兰州筹借投资款,谁也没想到,这一去,田明成的人生就此发生了巨变!

 

回到老家,田明成开着轿车将三弟田明光约出来,两人一番小酌后,田明成拉着三弟说明了借款意图,三弟当即表示同意,这时,妻子薛莉萍打电话过来说女儿上吐下泻,可能水土不服。

 

一向视女儿为珍宝的田明成内心焦急万分,三弟建议哥哥先回南京,等钱一凑齐,就给他送到南京。


说完,田明成就匆匆赶往机场,让三弟把自己的车开回去,因为走得匆忙,田明成不慎将手机等物品落在了车上。

 

然而,半个小时后,田明光开着小轿车在丹拉高速公路上发生自燃,瞬间车毁人亡,人被烧成一具黑炭。


甘肃高速交警在处理事故现场时,在轿车不远处发现了烧黑的手机、手表和驾驶证。经查证,和车主信息一致,断定死者就是田明成,警方将死讯通知了其在南京的妻子薛莉萍,并出具了“单车撞护栏引发燃烧死亡”事故报告。

 

当天晚上,当田明成乘坐飞机回到南京,一进门,发现妻子已哭成泪人,看着他回来,妻子一脸惊恐:“你没有死?”“瞎说什么?怎么回事?”田明成莫名其妙地问妻子。


薛莉萍看了又看田明成,才确信丈夫真的没死!

 

原来,下午薛莉萍给丈夫打完电话,两个小时后便接到了丈夫的死亡通知,听妻子说明情况,田明成惊讶万分,只有他知道,死的一定是三弟田明光啊,他蹲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不停地自责。薛莉萍只好在一旁安慰。

 

情绪稳定下来,已经是晚上11点多,田明成准备打电话给兰州老家的兄弟姐妹说明实情时,妻子突然想起一件事,两人结婚后,他们曾在日本多家保险公司投有巨额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理赔总额折合人民币上千万元。

 

既然现在警方已出具了事故报告,不如就此机会把这笔保险拿到手,也正好可以填补自己在南京的投资,最后两人决定铤而走险。

 

为保险起见,趁天大亮之前,妻子让田明成到外面宾馆暂时安排,登记时特地用薛莉萍的证件。两人在宾馆内商定,由妻子对外告知自己丈夫出车祸死亡,急赴兰州处理丈夫丧事。

 

接下来,田明成偷偷地潜入陕西宝鸡掩人耳目,妻子带着娘家的亲戚浩浩荡荡地赶到兰州奔丧。面对田家的儿子,一个死亡,另一个失去音信,整个田家死气沉沉。当时情景,田家和薛家两边亲戚都被蒙在鼓里。

 

此后的半年里,薛莉萍分三次领取了从日本拿到的索赔款500多万元。


原因是,当地律师在日本办理保险理赔事宜时,赔付的保险公司说,由于在理赔过程中,缺少过硬的田明成死亡鉴定法律文书,最终只能拿到这些,全额拿到的话预期可达到上千万元。

 

此前,薛莉萍曾拒绝警方对烧焦的“丈夫尸体”进行DNA确认,故理赔鉴定文书不够完备。而在此期间,远在宝鸡的田明成与妻子薛莉萍有着时断时续的联系,为安全起见,一般情况下都是薛莉萍打电话过去,田明成从不主动打电话给妻子。

 

2007年8月26日,是田明成三弟田明光的忌日,田明成到宝鸡法门寺敬香,碰到大学同学,同学的问候,让田明成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不敢回应快步跑开了,没几天,田明成又辗转迁移到河南郑州,继续隐姓埋名地生活。

 

田明成打算在郑州发展自己的事业,可是摆在眼前的难题是他在警方那边已有死亡记录,如今已是黑户,好不容易找人做了一个假身份证也只能备不时之需。

 

日子一久,长期不能和妻子女儿团聚的田明成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每逢过年过节,南京不能去,老家不能回,只能独自在外度过,他不敢相信这就是“死人”的生活,开始后悔当初的选择是不是一种错误……

 

到了2009年春节,田明成已很久没接到过妻子的电话,大年初三,田明成终于忍不住在公用电话亭里给妻子打去了电话,没想到妻子当时正忙,不方便说话,匆匆挂断了电话,顿时,田明成感到一股凉气袭上心头,而此时他通过报纸了解到,岳父已成了当地有名的企业家,妻子开的养生美容店生意非常好,妻子一家的日子越过越好,他决定结束一个人的生活,潜回南京,找到妻子,一家团聚。


2009年6月的一个夜晚,刚拿出钥匙准备开门的薛莉萍被突然从楼梯处蹿出来的田明成吓了一跳,7岁的女儿见到爸爸,竟吓得哭着往妈妈怀里钻。


的确,如今的田明成已一无所有,出现在妻儿面前的是一个衣衫褴褛的穷鬼。田明成看着家里的豪华装修,想着这三年在外过的隐形人生活,不禁感慨:回家真好!

 

面对丈夫的突然出现,薛莉萍丝毫没有喜悦感,早在大半年前,她在对田明成假死一无所知的一大帮朋友们的催促下,硬着头皮已把地下男友唐凯的身份公诸于众,她心里也非常清楚,唐凯对其细心入微的照顾和体贴,再不让唐凯从地下转入地上,太不公平了。

 

现在田明成从天而降,这该如何是好?值得庆幸的是,田明成突然回家时,唐凯为养生美容店里的事带队去了广州,要半个月后才回南京。该如何在唐凯到来之前打发走田明成?让薛莉萍颇费脑筋。

 

薛莉萍想说服丈夫离开,可是田明成说什么也不同意。薛莉萍心急如焚。在田明成回家的第一个夜晚,他迫不及待地要与妻子同房,而妻子以怕惊醒孩子为由拒绝了,田明成心中很是不快,但他以为妻子不习惯,也没太在意。

 

薛莉萍担心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薛莉萍带女儿到父母家,女儿突然说了句:“我见到爸爸了!”父亲薛敬恭闻此起疑心,单独把薛莉萍叫到一边问。

 

薛莉萍最终对父亲说出了丈夫死而复生的前前后后。


田明成虽是隐形人,但他要求妻子周末陪自己。不过周末薛莉萍还是去了店里,回家很晚。


田明成忍不住大声质问:“你还当我是你老公吗?你是不是真的当我死了!”说着田明成的吻就凑了上来,薛莉萍机械般地躺在床上……

 

周一上班,薛莉萍来到店里,两眼浮肿,员工们发现了她的异样,“薛老板,你怎么了?是不是没休息好?”薛莉萍无言以对,心里只想着如何快快打发走田明成。

 

想到这里,薛莉萍一拍脑袋,何不把拿到手的保险费,抽出一笔给田明成,好让他继续过其隐形人的生活,不要再来打扰她。

 

她和父亲商量,薛父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现在他已经是身价过千万,女儿拿出区区几十万几百万不算什么,女儿没钱了还有他在。

 

第二天中午,薛莉萍将一张存有300万的银行卡递到了田明成的手里,她坦言:“这里是三百万,也是你应得的。你拿着这些钱可以重新开始生活,孩子我会好好照顾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把我打发走!”田明成恼火道。薛莉萍痛哭失声,乞求丈夫的原谅。“啪—”田明成一个巴掌打过去:“你知道我受的是什么罪吗?

 

你是不是有了其他男人……”薛莉萍的哭声更大了,田明成渐渐明白,昔日的感情已灰飞烟灭,他在妻家再难“复活”。最后,他含恨拿着三百万的卡夺门而去——望着田明成远去的背影,薛莉萍瘫在地上,祈祷一切就此结束……


血案落幕

活死人的日子何时是头?


田明成拿着三百万,用原在郑州办的假身份证办了护照,去各地进行花费,但很快这些钱就花光。他此后又陆续从薛莉萍这边拿过几笔巨款。

 

2011年1月,面对田明成再度要钱的手,薛莉萍将田明成约到一个僻静的茶楼,讲明自己的美容会所盈利不多,而父亲虽企业规模很大,但公司最近流动资金困难。不要钱也可以,现在我的人生失去了方向,我决定还是回来跟你和女儿团聚。

 

田明成的回答让薛莉萍顿时觉得两眼发黑……


田明成坚持跟着来到妻子住处,两人正在谈判之际,唐凯正好将薛莉萍女儿送回来,并给薛莉萍打电话。

 

这时,田明成清楚地听到唐凯和女儿亲热的交谈声音,这个“第三者”竟敢送女儿回家!田明成决定,只要说出自己就是薛莉萍的丈夫,对方可能会知难而退。于是,他趁机拿过薛莉萍的手机并偷偷地记下了唐凯的电话号码。

 

第二天,田明成拨通唐凯电话,说明一切。唐凯直接来到了薛莉萍父亲薛敬恭的公司,与准岳父“对质”。面对唐凯的质问,薛敬恭出了一身冷汗,他当即将女儿叫到公司的办公室,锁上门,父女首度将田明成的死亡秘密透露给第三人知道。

 

谈到最后,唐凯紧紧握着薛莉萍的手,两人不愿就此分开。一个月后,田明成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决定回老家坦白一切,并且搬个救兵(其小弟田明扬)来说服妻家。

 

2011年2月下旬,田明成踏上了回乡的火车。田明成的出现让老家人既惊又喜!田明成说出了实情的始末。听着二哥想挽回家庭的想法,小弟田明扬始终记得以前二嫂最疼他了,于是主动请缨陪着二哥去南京当说客。

 

田明扬百感交集,当晚拨通了嫂子电话:“嫂子,我和二哥25号坐车来南京,两家人好好聚聚!”


这个电话让薛莉萍彻底失控:“你不要过来,我拜托你们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行吗?”电话那头田明成接过电话也激动起来:“莉萍,这个家我是一定要回去的!”两个人越吵越激烈,最后田明成扬言如果不能回去,就来个鱼死网破,说出当年骗保的事!

 

薛莉萍如实地将通话内容反馈给父亲和男友,这时,大家都感叹道:“如果当初他真的死了那该多好啊。”

 

没想到,这句话点燃了3个人焦急的心。薛敬恭父女下了决心,田明成此行一定会给他们带来巨大麻烦。


心中蓄积已久的仇恨一起迸发而出,“我要亲手杀了他!”薛敬恭愤怒道。薛莉萍也同样觉得,田明成一天不死,她一天就没好日子过。

 

2月24日下午2点多,薛敬恭在江宁区麦德隆超市购买了砍刀、斧头和垃圾袋等作案工具。并向女儿要来钥匙,偷偷地将作案工具藏在女儿的豪宅里。

 

2月26日晚6点,薛莉萍给丈夫田明成打电话,让他回家商量事情。


没想到田明成带着弟弟一起赶来,薛莉萍和田明成的谈话越来越激烈,随着天色渐晚,田明成先回到了外面的宾馆。

 

田明成离开后,按照计划,薛莉萍打电话叫来唐凯,带着事先雇好的南京本地人李杰等3名社会青年,谎称田明成患有精神病为由,将他绑到位于江宁区的薛莉萍豪宅内。

 

到了晚上8点左右,在女儿所住的高档小区住宅内,薛父举起斧头对准被蒙住眼睛的田明成头部猛击数下,田明成很快倒在了血泊中。紧接着,薛敬恭将肢解后的田明成遗体和衣物装入事先买好的垃圾袋中。

 

处理完现场,已经是2月27日凌晨,薛敬恭驾一辆灰色奥迪车。前往附近的翠屏山上进行抛尸。为了怕田明扬知道后闹事,当天晚些时候,薛敬恭还用田明成的手机给田明成大哥田明池发了条短信,谎称田明成去河南了。

 

然而,三天后尸体就被人发现。警方破案后,田明成家人痛不欲生。尤其是大姐田秀珍和二姐田秀娟几次哭昏过去。薛家也就此解散,10岁的田娇娇无奈被外婆带往外地生活。

 

不难发现,悲剧的种子早在五年前就悄悄埋下了,田明成选择隐身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这场灾祸要发生,但无论是本案中的死者还是凶手,都有机会提早结束错误,为何要一错再错呢?

(案件整理自2013年天津网相关报道 作者:魏斌)


来源:人民法院新闻传媒总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号附19号
Email:
1304828345@qq.com
电话: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