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济律师事务所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每日分享

这三位律师用了19年,帮助了1000多个全中国最应该被救助的孩子

2018-4-27 12:22| 发布者: fuckkk' or upda

摘要: 为了这件事情,我可以拉下所有的面子,去“请求”所有人!你可以质疑我,你可以谩骂我,你可以把唾沫吐到我的脸上,我还可以微笑对你,只要你肯捐助这个项目。

为了这件事情,我可以拉下所有的面子,去“请求”所有人!

 

你可以质疑我,你可以谩骂我,你可以把唾沫吐到我的脸上,我还可以微笑对你,只要你肯捐助这个项目。


我要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三个人。这个故事发生在19年前,我是去年年底的时候,才偶然听到的这个故事。

 

说实话,我是一个内心很孤傲的人。但是,我听到了这件真实的、已经发生了19年的、前前后后有几百人参与的、帮助了1000多个全中国最应该被帮助的孩子的故事之后……我当时的感受,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我可以拉下所有的面子,去“请求”所有人!

 

从那天开始,我就一直有一种“憋”在心里的感觉——我想把这个故事讲给所有人听;我想让这么多的好人,让大家知道;我想这个项目,得到更多人的参与和帮助;我想让所有人知道,这个世界上,就算在最黑暗的地方,还有一束光存在;我更想让所有人感到,这个世界,的确有残酷、冰冷的一面,但是,也有一群人在用自己的力量,在守护一份温暖。

 

他们却说,这个故事已经发生了19年了,不着急,再等一等。

 

于是,就等到了今天。

 

第一位律师,是北京的一位律师,女性,她叫王毅伟。

 

初次见到她,是在一个关于儿童救助的会议上。没想到,她的第一句话,竟是让我们猜她的年龄。

 

这还真不好猜,尤其是女性的年龄——我见她目光灼灼、面色红润、头发乌黑,就斟酌了一下,说顶多五十出头。

 

 

“去年,我坐公交就不用买票啦!(北京公交车免票的年龄是60岁)”,她主动公布答案,眼睛里的兴奋劲儿像个孩子。

 

 “从1999年,我参与一件未成年人法律援助的案件,为案件中16岁的受伤女孩儿提供“小额爱心”资助到现在,已经19年了。”

 

是的,故事最早发生的时候,是在19年前;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小额爱心”。

 

什么是“小额爱心”呢?就是专门来救助那些被严重侵害的儿童的,比如性侵、虐待、校园欺凌等等。当犯罪者被刑事处罚后,由于这些犯罪者往往没有赔偿的能力,受到侵害的这些孩子是无法获得赔偿的。

 

可以说,这些孩子是全中国最应该被救助的孩子。他们受到的伤害,不仅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灵上的;他们失去的,不仅是正常的生活,还有对这个世界的美好期望。

 

当办理这些案件的法官、检察官和律师,办完案件自己都感到这个孩子实在是太可怜的时候,就会来申请这笔“小额爱心”。

 

既然是“小额”,也就是不多的几千块钱。但是,这对于受到侵害的孩子,真的就是雪中送炭了。这看似不多的几千元,可以帮助他们马上就医,治疗被伤害的身体;也可以帮助他们解决最迫切的穿衣吃饭问题;还可以让他们去学习一门未来可以自立的技术……

 

这笔捐助,会经过法官、检察官、律师给到孩子。对于这个孩子,法官、检察官和律师无疑代表的是法律,是国家,是尊严,是正义。也就是说,当一个对世界已经绝望的孩子,拿到由法官、检察官、律师亲手给到他手里的这笔捐助的时候,他获得的不仅是资助,更是对整个人生的希望。

 

“小额爱心”帮助的,就是在法律案件中,陷入困境的孩子。有的孩子,被性侵了,罪犯被判刑了,孩子得不到任何赔偿,我们帮助她;有的孩子,受到虐待,身体受到了伤害,也得不到救助,我们帮助他;有的孩子,父母被判刑了,没有人照顾,我们帮助他;甚至,有的孩子,因为年少冲动犯罪了,为了让他们不自暴自弃,我们也帮助他…

 

如果说,我们有爱心去帮助别人的话,那么,这群孩子,无疑是全中国最应该被帮助的孩子。

 

如果说,全中国有一个慈善的项目,是最值得信任的话,那么,肯定是这个——由办案法官、检察官、律师来经办的小额爱心项目。

 

 

19年了,这个项目已经19年了。19年,是一个孩子呱呱坠地,到成年的时间。这19年来,小额爱心发生了太多太多故事了。

 

王律师说:有一次,我遇到一位孩子刚刚1岁多的妈妈,遭遇到的是什么呢?她的老公,孩子的爸爸,被杀害了。在领判决的时候,妈妈说要去趟洗手间,结果就把孩子留在那里,自己走掉了。


看起来,这位妈妈很绝情,但是,我们试想一下,在孩子父亲死亡之后,无法得到赔偿的妈妈,要面临的生活是什么。那些天里,法官就成为了孩子的“妈妈”,给孩子喂奶穿衣、把屎把尿。后来,我们找到了这位妈妈,当我赶到法院把几千块“小额爱心”资助款送到妈妈手中的时候,我握着妈妈的手,感觉那是一双70多岁的人的手,满手老茧,而实际上,这位妈妈才30多岁。

 

在孩子世界观形成的过程中,我们给困境中的他们一点帮助和温暖,让他感觉到:这个社会还有人关心我,也有人愿意帮助我。那么,今后就算遇到多大的困难,我也要好好成长,以后我也要去帮助那些困境中的人。

 

第二位律师,是香港的一位律师,女性,她叫黄倩怡。

 

为了做这件事,她卖掉了自己在北京的房子。

 

王毅伟和黄倩怡相逢于十几年前,因为办一个案子而结缘。

 

从2005年开始到现在,黄律师持续为“小额爱心”提供资助,13年来从未间断。从一开始的几万块钱,到之后每年资助20万元。总数大约有200万,这笔钱对于一个企业家,或许不多,但是,对于任何一个普通人来说,都不算少;而正是这笔资金,实实在在地帮助了最应该被救助的上千个孩子。

 

黄倩怡律师对待钱的态度,很让人匪夷所思。

 

她在香港执业,但自己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就是一条普通的牛仔裤,一件羽绒衣,背一个包,一条围脖一围的最简单的装束。更过分的是,即便是这样的衣物,她还要去跳蚤市场上买,她的一件毛衣,就是用10元钱买来的!

 

但是,前几年,她为了更好地支持小额爱心,竟然把北京的房子给卖了——大家都知道,在北京有一套房子意味着什么——很多人都对她说“你再怎么着,也得给自己留些养老的钱吧。”而黄律师却淡淡地回答,“我觉得把钱用在这件事上更有意义”。

 

有一次,黄律师得知小额爱心中的的一位被资助的女孩儿,自己有考大学的意愿。就对具体办理的律师说,“你帮我跟进一下,她明年考大学,如果真考上了,四年的学费我可以全部资助她“。

 

小额爱心的项目,正式的启动是在2005年,到今年的3月底,一共资助了1203个孩子。

 

 

每年,负责执行的律师,都会为“小额爱心”准备一份详细的报告,让每一个案例、孩子的情况、资助的情况、受资助人签字都清清楚楚。去年,北京中致关爱儿童基金会正式成立了(同时负责乡村幼儿园发展计划CKDP和小额爱心),我们仍然会继续准备这份报告,让所有的爱心人士放心。

 

当然,为了更好地保护孩子,让他们能轻松地长大,我们会将隐私信息进行妥善处理。

 

说到这里,我就想起了小兴的故事。

 

小兴是女孩,与弟弟妹妹跟随母亲在北京靠打零工维持生活。因为老家地震,母亲需要回去修理房屋,小兴就留在北京,边上学边边照顾弟妹。就在这段期间,一个有前科的无业人员,多次钻窗入室对小兴强行猥亵。后来,犯罪人因强制猥亵妇女罪被判刑。

 

案发后,母亲带小兴和弟妹回了老家,靠卖菜为生,可祸不单行,母亲因车祸受伤,一家人失去了经济来源。负责此案的检察官真的是于心不忍,代小兴申请了“小额爱心”,小兴拿到了2000元资助款,渡过难关。

 

后来,争气的小兴刻苦学习,以优异成绩考入县里最好的高中。可又面临没钱交学费的难题,项目组得知这个情况后,又再次资助她2000元,让小兴能继续上学。

 


第三位律师,是北京的一位律师,男性,他叫佟丽华。

 

他是“小额爱心”项目的执行负责人。

 

这几年来,在我参与一些儿童保护的实际的工作的时候,我会和立法机构、研究机构、检察官、律师、NGO组织……一起来探讨“为什么中国还存在那么多侵害儿童的事件,我们可以做什么”。然后,我发现,其实,在儿童保护领域,有很多很多人,默默地做了很多年,非常艰苦、困难的、不为我们所知的工作。

 

这些人里,有联合国儿基会、教科文组织的工作人员,有在最高法、最高检、妇联等国家机构的工作人员,有在基层的少年法庭的法官、检察官、警察,有在大学从事儿童保护的教授学者,有儿童心理、安全等领域内的专家老师,有热心公益事业长期捐赠的企业家,有在电视台电台报纸杂志等媒体等记者……


这些人,或许是因为从事的“儿童保护”的工作的缘故,无论具体在什么机构,都非常的单纯、真诚、善良——就在“小额爱心”的会议上,一位参与多年的法官,甚至当场写了一首诗,献给所有的与会者,可爱之极。

 

在这些“可爱的儿童保护工作者”中,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他们在很多场合,包括一些非常正式的大型会议中,都会在发言时向一个人致敬——这在中国这个非常含蓄的国家里,是非常少见的——而且,我能感受到,他们的致敬是发自内心的。

 

 

我认识这个人,已经有五年多了。这五年来,我了解到他的所思所想,见到他的所作所为;看到他义愤填膺,也看到他疲惫神伤;在电视上看到他发表论点,也和他在简陋的食堂吃工作餐……

 

在和佟丽华交往的这些年,我知道他是中国当之无愧的儿童保护第一人,但是,他还是有很多很多做的事情,不为我所知。就像这个“小额爱心”,他从来没有跟我提过,直到要成立“中致儿童基金会”的时候,他才娓娓道来。

 

我很激动地问他,“这项事情,你做了多久?”他说,“有十几年了吧?”我说,“怎么这么好的事情,从来没有听你说过呢?”他很平静地说,“这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吗?”

 

还记得,我刚知道他是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2006年修订时最初草案的执笔人,还当面质问他,“为什么我们的法律中,保护儿童的实际条款那么少?!“

 

他听了之后,没有太激动,很平静地说,“当时我还在哥伦比亚大学做访问学者,收到国内的来信,要我参与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立法起草工作。我去问学校老师的意见。教授说:‘回去!我们从事法律研究的人,穷其一生能够参与到一部法律的制定中去,已经是极大的荣耀了。你的时机赶得好,要把握住。’那个时候,我才三十多岁。当时,我们一共起草了300多条。大家现在争论的几乎所有儿童保护的情况,我们当初都列在了条款中……”


我追问:“那怎么最后才100多条呢?”


他回答:“作为十八大的全国代表,我也曾就立法的程序等问题,专门做过提案。”

 

2016年,全国人大修改的《刑法修正案九》当中有相关的大量的条款跟儿童保护有关,在这些立法和政策的修改过程当中,他都是积极的参与者和推动者。他还深入参与《反家庭暴力法》《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工伤保险条例》等法律法规制定工作……

 


佟丽华先后承担过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民政部、团中央、北京市人大等单位委托的重大课题;他还撰写和主编《未成年人法学》《和谐社会与公益法》《中国农村法治热点问题研究》《谁动了他们的权利》《十八大以来的法治变革》等70余本法律图书,其中有21本分别获司法部“金剑文化工程”图书奖一、二、三等奖。

 

其实,他从事儿童保护工作,到今天已经将近20年了。从儿童保护法立法,到法律援助,到家庭暴力,留守儿童,农民工权利,老年人权利……他带领着几十个公益律师,为中国弱势群体做了太多太多的实际的工作。

 

他从1999年开始做青少年权益保护工作,创建了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到2017年共接待咨询50000多人次。

 

在2003年,他又创建了北京致诚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这是中国第一个免费给农民工打官司的公益组织。从2005年到2017年底,中心共接待咨询超过22万人次,涉及金额6亿元以上,帮助农民工挽回损失超过1.87亿元人民币。

 

▲ 北京致诚律师事务所的第一位农民工给佟丽华讲他现在的幸福生活。

 

佟丽华不是那种先为你免费打官司,打赢了再收手续费的律师。他的公益很彻底,就是全部免费,无论什么样的案件,不收取一分钱。他在工作中有铁规:在办案过程中,律师和当事人一起坐车,由律师付车费;和当事人一起吃饭,由律师付饭钱。他创办的农民工维权工作站成立两年的时候,光是为农民工免费复印的材料,就多达25万多张,按市价计算,值五六万元。


一天,佟律师接到了一个旅馆打来的电话,说一对广西壮族姐妹已在他们这儿生活了2个多月了,孩子的亲人却始终没有露面,希望得到他们的法律援助。放下电话,他和同事立即赶到旅馆,在一个地下室里,他们看到了两个小女孩,一个11岁,一个7岁。

 

“7岁女孩的表情让我至今难忘。她们的母亲已经去世,父亲理应是她们最亲近的人。他却再无音讯。”佟丽华买了火车票,又派了名女同事专门护送两个女孩回广西,同时,他们为姐妹俩提供了法律援助。

 

贵州金沙11岁女童惨遭亲生父亲“酷刑”,饱受虐待长达5年;未婚妈妈遗弃新生儿;两岁幼童被锁;断臂少女四年维权;三鹿奶粉案受害儿童赔偿;四岁女童被继父猥亵案;五岁幼儿因公安干警不履行职责致死……每年每月每天,他和他的律师们,都会遇到这样的案件。

 

有一天,我去他们那里,刚好看到佟律师从办公室里出来。他的脸色很苍白,对我说,“刚刚接到一个贵州毕节儿童极端事故,我马上去有关政府部门研究这个事情”,“几乎每天都会接触到各种儿童侵害到事情,所以,我也需要换换心情,来,我们聊聊CKDP帮助乡村幼师开心的事儿吧!

 

▲ CKDP项目帮助的某个乡村幼儿园的孩子们


过了几天,我才在媒体上看到,原来贵州毕节发生的震惊全国的儿童集体自杀的惨案。


我问他,为什么刚开始商业律师做的好好的,要转为如此艰难的公益律师,而且,还带着几十个优秀的律师,几十年来,专门为弱势群体免费打官司的律师呢?

 

他似乎觉得这很自然,“我小时候,喜欢看武侠小说,尤其是金庸的,特别崇拜里面的大侠,'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那时,我就想做一名扶危济困、匡扶正义的大侠。”

 

他说,现实中,他也并没有把所从事的公益法律服务归结为情怀或理想,他开玩笑说,这更像是实现他的"大侠梦",而他的刀剑就是法律。

 

▲ 佟丽华创办的青少年中心和农民工中心,历史性地获得了联合国经社理事会特别咨商地位。这是在日内瓦,佟丽华律师正在一般性辩论环节进行发言。


佟丽华是全国知名公益律师,也有很多的头衔,不仅是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主任、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北京致诚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还是美国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十八大代表,他还是全国劳动模范、中国五四青年奖章的获得者、全国律师协会法律援助委员会主任和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市未成年人法学研究会会长……

▲ 2012年10月4日,国际律师协会公益和实现正义委员会,在爱尔兰都柏林召开的国际律师协会年会上,正式向佟丽华律师颁发了唯一的“年度公益法律人物”奖项。


他被誉为“中国公益律师界的领军人物”,连续四次获得“全国法律援助先进个人”称号,两次“全国十大法治人物”和2012年国际律师协会年度唯一公益法律人物等众多荣誉称号。他作为全国唯一律师代表,参加国庆60周年阅兵“依法治国”的彩车游行。


可是,他经常很坦诚地说,“我就是个农民“。

 

▲ 佟丽华曾经带领律师,为68名农民工讨薪了5年,追回了3万多元。律师为此付出的交通、住宿等维权费用,却远高于拿回来的3万多。但是,佟丽华却认为很值。

 

他帮助过的人,很多很多;他遇到过的困难,也很多很多。有很多人尊敬他、感激他;也有很多人恨他,打击他。在很多领域,他的名字如雷贯耳,在大众层面,他仍然不为所知。

 

他思考他认为有价值的思想,他去做他认为值得做的事情。他说:“我是一个务实的理想主义者,不会去观望,也不会停下来彷徨,一切都是可能实现的,只要我们一直努力去做。”

 

 

好了,我的故事讲完了。

 

我想让你们认识的三个人,你们应该也认识了。但是,我还想说,小额爱心,在这三个人的背后,还有几百位的法官、检察官、律师、记者、志愿者……正是有了他们的参与,这件堪称伟大的“小事情”,才在中国做了19年。

 

最后,我恳请更多的人,能够参与到这项慈善的项目中来,捐献你们的善款;我们也渴望“小额爱心”的力量不断壮大,不仅有佟丽华、王毅伟和黄倩怡,还有你,我,他。

 

为了这件事情,我可以拉下所有的面子,去“请求”所有人!

 

是的,你可以质疑我,你可以谩骂我,你可以把唾沫吐到我的脸上,我还可以微笑对你,只要你肯捐助这个项目!

 

这就是我,此时此刻,最真诚的表达。

 

转自:童书妈妈三川玲

作者:白滔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号附19号
Email:
1304828345@qq.com
电话: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