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济律师事务所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每日分享

“那个穿了三年aibidas的女同学。”

2018-4-23 10:40| 发布者: fuckkk' or upda

摘要: 昨天在一篇文章底下,看到了这样一则留言:“初中一个同学,穿了三年的aibidas,周围人都看出来了,却没有一个人笑话她。”


昨天在一篇文章底下,看到了这样一则留言:


“初中一个同学,穿了三年的aibidas,周围人都看出来了,却没有一个人笑话她。”


瞬间暖到心窝。所谓人和人的最大善意,莫过于如此了吧。


我也曾经历过类似的事。


高中时期,有个同学的爸爸,是银行的保安。出于青春期特有的敏感和自卑吧,每次大家问她爸爸的职业,她都会说在银行上班。


有时还会刻意强调,爸爸是柜台的职员,大家需要换零钞,都可以找她帮忙。其实,所有人都知道她隐瞒了真相。


因为班上另一个同学,就住在银行附近,见过她爸爸很多次。


但没有一个人拆穿。


印象最深的一回,是大家去吃麻辣烫,她的爸爸穿着保安服,迎面走来。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同学脸上的窘迫,那种羞愧难当是掩藏不住的,恨不得找条地缝塞进去似的。


就在那瞬间,有个女孩突然笑着说:“我想去一趟超市,一起吧?”


不由分说地,就拉着她的胳膊,往超市的方向走去。


就这样,大家心照不宣地,用一种默契的方式,保护了一个女孩子脆弱自尊心,整整三年。

 

 

现在回想起来,觉得那个时候,人与人真的很美好啊。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现在社会的戾气太重,尤其是在网上。


曾看过一条老人跳广场舞的微博,一群奶奶打扮得漂漂亮亮,接受记者的采访,那种活力和自信,轻易地感染了我。


真希望我的爸妈,到那个年龄,也依旧有那样的心态呀。


可是,翻开评论却大吃一惊,热评的前几条,竟然都是清一色的恶评:“这么老了还穿得花花绿绿”、“老了还不回去带孙子,真丢人现眼”、“跟妖精似的”……


我不知道这些人有没有奶奶。如果是自己的奶奶,被陌生人这样攻击,又该有多么愤怒和难过。


这样的恶毒字眼,几乎在每一条新闻下面可见。


有老人被骗了钱,网友说:“贪小便宜,活该。”


有做善事反被诬赖,网友说:“自己傻X,怪谁。”


就连别人宣布结婚的喜讯,都有人要诅咒一句:“不出三年就会离婚,看着吧。”


或许,有些人的心,真不是肉长的吧。


又或许,现实生活中真的太失败了,要把满腔怨毒发泄在一个陌生人身上。

 


人人渴望被善待,但又时常忘记善待他人。


曾在豆瓣看过网友吐槽一个作家:“超讨厌她!我只是在她微博下面,评论她长得丑,她就把我拉黑了,太尼玛玻璃心了。”


多可怕的双标。


她因为自己被拉黑了愤怒不已,却未曾想过,去一个女孩子微博下面,评论人家长得丑,对当事人是多大的伤害?


更可怕的是,这条评论下面,居然还有几条附和的消息。


所以,人家应当怎么办,笑眯眯地回复,我长得丑,给大家添堵了吗?


你永远不知道,你的一句话,会给人带来多大的伤害,除非你自己遭遇同样的暴力。


那个作家我认识,因为接收了太多的负面评价,常年在吃抗压药。


她告诉我,压根不敢看网友的留言,实在无法消解那些恶毒的字眼:“我只是个写文章的,为什么他们要诅咒我全家?”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但在网络上,这些都是可以无缘无故的。


俞灏明因烧伤毁容,有人诅咒他:“当初你怎么没直接死了?”


乔任梁因网络暴力离世,底下竟有人留言:“不知名的演员通过这种方式红了。”


甚至亲子类综艺节目里,那些才刚几岁的孩童,都遭受了莫名的攻击和诅咒……


你难以想象,到底是什么人,嘴巴可以如此恶毒。

 

 

恶语伤人六月寒,但一些不经意的善举,真的可以温暖一个人许久许久呀。


台湾有一个身患癌症的男孩,因为化疗掉光了头发,班上10余个男同学,在班主任的带头下,陪他剃了光头或板寸。

 

 

人生实苦,但庆幸每一程大风大浪,都有人陪伴。


我猜,那个不幸患病的男生,一定在那一刻,坚定了活下去的勇气。


有人想轻生,上网咨询哪里是动脉,回复却是清一色的鼓励和卖萌。

 

 

即便再绝望和灰心的死角,也会有光透进来,那些照进罅隙的光,就是支撑一个人冲破黑暗的动力。


还曾看过一个帖子,网友在讲述那些温暖的瞬间。


有女孩说,失恋的时候,随便拨通了一个电话,那头的男生说:“你别哭,我抱不到你。”


有人说,见到过收废品的三轮车,蹭到了路上的宝马,宝马车主拿着小刀下来,生气地在三轮车上划了一道:“咱俩扯平。”


还有人在离家万里的异国哭泣,一位黑人保安笨笨地用中文安慰他:“你是不是想家了,我的家也很远,不要哭。”


我想,这些善意,一定会被珍藏很久很久,像黑暗中的光,像冰雪里的火。


因为我自己,也曾无数次收到他人的善意。


我曾在5岁那年走丢,夕阳底下,一个人穿过一条又一条马路,有一个老爷爷叫住了我:“小孩,别跑,看马路啊。”


二十几年了,我始终记得那天的夕阳,和那个爷爷的背影,哪怕关于5岁的大部分记忆,都已经遗忘。


也像我开头说的那位同学。几年前,我们又聚过一次。


她终于走出青春期的自卑,大方地谈起爸爸的职业,她说爸爸不容易,这些年辛苦了。


说到最后,她突然羞涩地笑了:“谢谢你们,一直没有拆穿我。”


她一直知道,她一直记得。

 

作者:甘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号附19号
Email:
1304828345@qq.com
电话: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