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济律师事务所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每日分享

随老成都而去的成都话

2018-2-9 14:31| 发布者: fuckkk' or upda

摘要: 大力推广普通话,对在地域辽阔、人口众多、有成百上千种方言的中国消除语言障碍,促进文化交流和经济发展,发挥了很大作用,通过几十年来的不懈努力,如今已取得明显成效,普通话越来越普通了。与此同时,一些方言日 ...

大力推广普通话,对在地域辽阔、人口众多、有成百上千种方言的中国消除语言障碍,促进文化交流和经济发展,发挥了很大作用,通过几十年来的不懈努力,如今已取得明显成效,普通话越来越普通了。与此同时,一些方言日渐衰微,近乎(或已经)消亡,乡音不再,也让人产生了些失落感。无可奈何花落去,想来谁也无法逆潮流而动。

能不能将方言制成文献保存起来呢?或许今天可以用科技方法把各地方言做成数字档案留存在数据库中,让后人可以随时调阅、欣赏、回味。单纯的文字记录是不够的,因为许多方言中的词语要么有音无字,要么无法注音,已有的任何一种注音符号都无法准确表现其发音。容易想到的是,让那些仍然会说地道方言的老人录音录像,请他们讲故事,聊天,录下来。过去对一些地方戏曲、方言剧就是这样做的。这是一项抢救性工作,可以说是分秒必争,想做的话,必须抓紧,刻不容缓。

靠家庭中的双语交流来传承乡音是不可靠的,在家中讲方言,如一尺之捶日取其半,一代代衰减下去,维持不了几代。我孙女就不会讲四川话,平时跟她一起玩耍的小朋友,老家在全国各地的都有,但是在一起玩的时候都讲普通话;守在旁边的家长们,相互交流也都说普通话,尽管他们都有各自的家乡话。我孙女上幼儿园时,有一天对我说,今天我们班的小朋友不乖,老师生气了,她一生气就说四川话。

 

 

生气的时候才说四川话,这是方言的危机。 1949年夏,二野进军大西南时,从老区选调一批新闻、邮电、财经、公安等方面的干部,同时招收上海、南京等地的大中学生、青年职工,组织了一个“西南服务团”,共一万多人,到西南各区县和企业、文化部门进行接管及政权建设工作。我收藏有西南服务团当时编印的两本资料,一本《四川省概况》,一本《成都市概况》。在《成都市概况》这一本中有一章《方言》,也就是成都话,帮助“南下干部”了解方言,以便开展群众工作。

 

 

读这一章,觉得有趣,也觉资料可贵。试举几例。

 

 

一、现在还在用的:

说大话曰“冲壳子”。所说的情景类似说“吹牛皮”,往一个壳子里充气,像吹气球一样把一个小的东西吹得鼓胀。

妥贴曰“规一”。或亦可写成“归一”,如“把东西收拾规一了。”

体上垢曰“甲甲”。长年不洗澡,不洗脸洗脚,身上的污垢像鳞甲一样。

红而讨厌曰“红扯扯”

力不足而强作势曰“绷”

技艺不高曰“黄的”

好逞能者曰“战灵子”。“战”为“颤”意。

吃午饭曰“吃晌午”

晚饭曰“宵夜”

游玩曰“转耍”。字面同义。

撵曰“幺”。驱赶通常在被驱赶物的后面,排在最后一个的叫“幺”,大概是从这儿说起。

完事曰“幺台”

吵架曰“扯筋”曰“过孽”

行为古怪曰“风湿麻木”曰“拎筋灌骨”。成都话说人举止不当常用某种疾病来形容。“灌”字说的是“化脓”,骨髓都化脓了,动作举止当然就不正常了。

大惊小怪急匆匆曰“惊风火扯”

假装曰“装疯迷窍”

懂规矩曰“落教”

秘密行事曰“阴到”。成都话中的“到”用在动词或情态动词后面,相当于普通话中的“着”。

猜曰“谙”。字有古风,雅。

没想到曰“不谙”

没关系曰“莫来头”

便宜曰“相因”曰“欺头”

骗曰“豁”

彼处曰“那榻”

赔偿曰“赔档”曰“赔耍档”

蚊帐曰“罩子”

那个人曰“那个老几”

如何曰“朗个”

这么读若“仲门”

事不成曰“黄了”。为什么叫“黄”?本来是红花绿叶欣欣向荣,结果蔫了,就变黄了,可能是这意思。

未兑现曰“水了”

乞讨曰“讨口”

纠缠曰“扭到”

强迫曰“谷到”。“谷”发音比较接近,意思上大概“箍”、“锢”等更接近。

用力曰“驾势”

脸皮厚曰“秋皮”。树皮到了秋天更厚、更硬、更显斑驳。

人强势曰“歪”。人太强势、太厉害就有点不讲理,故用“歪”字形容之。

惊讶之词常用“该歪”

二、近乎消亡或已消亡的,现花甲以下的老成都不知还有几人晓得:

做事做错曰“废本”

中饱私囊曰“吃雷”

没趣味曰“莫祥”

居中作难曰“当磨心”

傍晚曰“打麻子眼”

骂人胡说曰“洗衣禄”

多诈曰“金光大得很”

好赌者曰“估露子”

穿新衣曰“晾褶子”。民国时新式服装,熨烫出折线,如裤线,直至上世纪中期仍时髦。

幼不明事者曰“黄昏子”。“黄”为外行之意,“昏”自然指“不懂事”,不可“黄昏”连读作“傍晚”意。

妓女曰“玩家”。现在把电游高手叫“玩家”,高龄老成都可能要偷笑。

不识字曰“黑眼窝”。犹言“睁眼瞎”,因外伤而失明者眼窝多凹陷,故叫“黑眼窝”。

等他去为难曰“顶他钻圈圈”

旁观曰“搭眼皮”

不清白曰“勾子麻糖的”。“勾子”指屁股,犹如言“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有口难辩。

安置一下曰“就到一下”。“就”为“将就”。

用计曰“打条”

出计者曰“条师”

铺张曰“扯拦天网”

极贫曰“干得起灰”

乞丐曰“干鸡子”

浪子曰“飞机”。这显然是较新的词。

小提琴曰“歪喔林”。外来语,英文音译。

订婚曰“放人户”

玄孙曰“灰灰”

出色曰“夺萃”。此言极雅。

 

2018年2月7日

 

转自:lofter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号附19号
Email:
1304828345@qq.com
电话:
028-86253278
028-8625637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