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济律师事务所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视点聚焦

新观察:农民刘其军:我淌谐ぃ是为了证明党的政策好

2015-3-18 10:41| 发布者: scyjlaw

摘要:   在历时5个月,往返于北京多次后,湖南农民刘其军终于如愿以偿地在法庭上,大声地宣读起了自己的起诉书。他说他应该能赢。说以后可能会帮助村民去打官司。他说他58岁了,“没什么好怕的。”    或多或少的补 ...
  

在历时5个月,往返于北京多次后,湖南农民刘其军终于如愿以偿地在法庭上,大声地宣读起了自己的起诉书。

他说他应该能赢。说以后可能会帮助村民去打官司。

他说他58岁了,“没什么好怕的。”
  
  或多或少的补偿款

  “我真的把市长告上法庭了!”2014年5月22日上午9点30分,当审判长敲下法槌,宣布开庭时,坐在原告席上的刘其军松了口气。
  5个月前,因为对征地补偿有异议,这位58岁的湖南临湘市农民,把市长和市长政府,一起告上了法庭。
  起因是因为修路。2013年年初,国家高速公路网中第十二横线――杭瑞高速中部的一段,修至了临湘市横铺乡。为此,临湘市政府在2013年3月,按照一般耕地每亩18700元;基本农田每亩26730元的标准,向涉及征地修路的村民发放了征地补偿。
  补偿标准是按照湖南省第43号文件(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公布湖南省征地补偿标准的通知)制定的。按照标准,刘其军家一共涉及一般耕地1.5亩,能拿到28050元补偿款。
  但刘其军觉得这个数额不对。“因为这个通知是属于政府发文的地方性法规(湘政发〔2009〕43号),但杭瑞高速是国家项目,所以应该国家的补偿标准来给予我们补偿”。
  刘其军所说的“国家标准”是另一份通知,159号文件。2008年湖南省人民政府发布了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全省高速公路征地拆迁补偿标准的通知(湘政办函〔2008〕159号)。
  根据该文件的补偿标准,补偿应按年产值标准的中值计算,即一般耕地为: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之和,乘以16倍计算。基本农田则是总和乘以25倍来计算。
  两者相差将近4倍!刘其军调查得知,岳阳市最近定的年产值中值为每亩基本农田1936元。按照国家标准补偿标准,一般耕地的补偿应该为每亩是61952元;基本农田为每亩96800元。
  于是,刘其军和4位村民开始了一系列的维权行动。2013年12月12日,他们把临湘市市长和市政府,告到了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月25日,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此案移交给了君山区人民法院办理,3个月后,他作为村民代表,站在了原告人席上。
  刘其军向新浪网表示,虽然市长龚卫国并未到场,委派了律师和一位县国土局的官员出庭,但这已经让他在当地成为了名人。
  就在出庭的第二天,刘其军打通了市长的电话。“其实我是拨错了。”
  电话那头并不知情。“请问是哪位?”
  “我是老刘啊。”
  “啪”的一下,电话被挂断了。
  “一说老刘,市长就知道肯定是我。”刘其军呵呵地笑了起来。“过去他们总抱着一种没事儿的心态,觉得我们是弱势群体,搞不赢,现在终于有些怕了。”
  取得如今的成绩,刘其军很高兴。
  
  对话 “法庭上,我们一拿出文件他们就没脾气了”

  
  “我们有证据,我们应该能赢”

  新浪:58岁了,为什么要当维权代表?
  刘其军:第一是大家让我当的。因为我以前在中联重科工作过,它在北京有分公司,我在北京干了有2年多,所以大家希望我能带着他们去北京。第二是因为我崇拜共产党。我父亲和儿子都是党员,这件事发生以后,村里很多人都说共产党不好,我很生气,一直告诉他们,不是共产党的政策不好,是很多村、乡、镇一级的领导腐败,所以我也想通过维权,证明给他们看,共产党的政策原本是很好的。
  新浪:村民们现在相信了吗?
  刘其军:信啦,都在给我打气,而且现在好多临村人都来到我家里,让我给出出主意。当然,我们也在等待宣判。
  新浪:当天没有宣判?
  刘其军:没有。一共开了3个小时的庭,也没宣判。主要是他们(被告)总在胡搅蛮缠。我宣读完起诉书后,他们就在答辩状上,开始对计算补偿方法上装糊涂。非说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是一回事,又说他们征地怎么合法,说发了“拟征公告”、“安置公告”、“土地征收公告”……其实这都是狡辩,我们就看过一个“拟征公告”。
  新浪:能赢吗?
  刘其军:我觉得应该能赢,我们有证据。虽然他们比我们说的好,但我们不怕。他们一拿43号文件来说事,我们就拿出159号文件,让他们没脾气。最后法院也说,这次所有的诉讼费都由他们付,我看他们听完表情有点儿虚,可能意识到要输了。
  
  “两个国土系统的干部给了法宝”

  新浪:这个159号文件是怎么拿到的?
  刘其军:这多亏我遇到的好人。一开始(2013年3月)我只是觉得补偿少,但不知道少了多少,就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去了临湘市政府、岳阳市法制办和信访办、湖南省政府,但都没有人理我。后来在岳阳市国土资源局,有一个领导看到我来过几次了,实在可怜,就给我一份159号文件。
  新浪:这个文件在网上查不到吗?
  刘其军:我就是个农民,没有电脑。不过我后来给我儿子看了。结果他上网一查就查到了,我儿子大学毕业,学机械工程的,但我们都不太懂政策这些,所以如果没有这个好人告诉信息,我们还是查不到的。
  新浪:第二个好人是谁?
  刘其军:是国土资源部的。那是我们第二次去北京,第一次我们一共去了6个,但没去成国土资源部,在火车站,就被村里的派出所警察和乡里的领导给拦回来了,我们坐火车,他们飞机,比我们快。第二次我们是端午节夜里走的,到了北京就直奔国土资源部,接待我的领导看到我拿出的159号文件,和岳阳市最近的年产值等资料后,就在办公室里算,发现真有问题后,就给湖南省国土资源厅写了个函。
  新浪:函在你手里吗?
  刘其军:没有。我当时想要,但他说不能给,可以让我用手机拍。我就拍了下来,今天开庭,我还拿着念了。
  新浪:函的内容是?
  刘其军:函上写着:湖南省国土资源厅,现有你省刘其军等五人来国土资源部反映临湘市政府在杭瑞高速的征地补偿方面,]有按照有关政策给予补偿。依照湖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2008年关于高速公路征地补偿标准的通知计算,即基本农田每亩85000元,一般耕地每亩54400元,望督促执行。
  新浪:为什么国土资源部的领导,算出的数字和你们不一样?
  刘其军:这是因为岳阳市年产值的标准是三年调一次的。国土资源部的那个领导算的每亩85000,是2005年岳阳市的标准。按照现在的,就是每亩96800了。
  新浪:有了159号文件和函,心里是不是有底气多了?
  刘其军:可不是。它们是法宝。没有这两样东西,我们基本上赢不了。因为我觉得法院也不向着我们。其实他们本来想下周再开庭的,但我告诉他们,如果22号不开,拖到下礼拜,那么就超过了法律规定的3个月内受理的期限,那么我就要去告你行政行为不作为。这样他们才开庭。
  
  “我拿补偿款是为了迷惑他们”

  新浪:也许确实忙不过来。
  刘其军:不是。前天(5月21日),他们还告诉我,只准我们5个人出庭,其他村民不许来,来了就不开庭了,但到了现场我发现,乡镇干部他们,我认识的就来了7、8个。
  新浪:和你一起的4个人,都是您同村的吗?都涉及同样的问题吗?
  刘其军:对我们情况都一样。最开始上北京的是6个人,后两次就都是5个人,一共去了3次。
  新浪:大家都没有拿补偿款吗?
  刘其军:他们4个没拿。我拿了。我们村90%的人都拿了,还有10%没拿。
  新浪:已经拿了补偿款,还能当维权代表吗?
  刘其军:我是迷惑他们。因为拿到法宝(159号文件和信函)之后,乡、县政府这些人就有点儿害怕了,而且老认为我是头头,找我的麻烦,所以我就拿了补偿款,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新浪:找过哪些麻烦?
  刘其军:第二次从北京回来后,县领导就找过我,说:“我们都知道你去国土资源部了。你还爱党呢?你这就是在带头反对党。”还有派出所的领导找过我,和我说不要乱跑,不要给自己惹麻烦。
  新浪:但你还是去北京了。
  刘其军:是啊。我就是生气。我直接就告诉他们:“你们根本就不能代表党。”
  新浪:到北京以后再次遇到他们后,情况怎么样?
  刘其军:到北京之后,他们其实还挺好的。第一次,他们在火车站等到我们以后,还带我们去了故宫、天安门,去看了毛主席。然后请我们吃饭,包括回去的高铁票、飞机票都是他们出的。对方有人还告诉我,沾了我的光,才能来北京玩。
  新浪:第一次回去怎么既有高铁票又有飞机票?
  刘其军:第一次,我们一共是6个人,就给我买了一张飞机票,让我坐,我没坐,让给同行的另外一个人。我怕他们想分化我们,把我当做头,给我特殊照顾。
  新浪:到开庭前,他们没有私下里找过你吗?
  刘其军:找过。他们拿钱找过我,人名我不方便说。他们说:“你不就是想要钱吗?”然后就说给我多少多少。我没有答应,我是代表大家的。一共来过两次,都是在我家。在法庭上,审判员还提出过协商解决,他们也同意,但我们坚决不答应。
  
  “政策是好的,是被底下人弄坏了”

  新浪:你是什么时候想到要走法律程序的?
  刘其军:在第三次来北京的时候。第二次那个领导发函后,说:“回去吧,这回没问题了。”但我等了2个月,没有动静,就又来了,因为国土资源部每次接待间隔就是2个月。那个领导见到我很惊诧,说:“你怎么又来了?不是你们县国土资源局,已经给你们解决了吗?”原来,是我们县国土资源局的人做了个假回复,说已经解决了,还在最后贴上了我的身份证复印件,意思就是:“你看,刘其军也知道了。”
  新浪:函也不好使了?
  刘其军:也不能这么说,能立案也靠它。第三次去,是2013年11月,国土资源部的领导了解到情况后,就劝我还是上诉到法院吧,可以把相关负责人告到上一级法院。我原本以为要很多钱,他告诉我,行政诉讼只需要50块钱。我就赶快回去就写了起诉书,自己写的,没有找律师。12月12日岳阳市中法就受理了。
  新浪:为什么不告乡长、村长,非要淌谐ぃ
  刘其军:因为他是一市之长,是法律责任人。我家里有一本叫人怎么告状的书,我读了以后,发现就应该趟。
  新浪:你之前和市长打过交道吗?
  刘其军:就见过几次,都是陡然一面,他不会跟你多讲的,说不几句就走了。
  新浪:要是他和你多沟通几次,你还会告他吗?
  刘其军:除非他像那两位好人一样,给我出主意,给我文件和函,解决我的问题,我就不告他。也不会有这样的事,市长帮着百姓把自己告下来。
  新浪:官司开庭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刘其军:挺高兴的。因为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没错,越往上,领导越好,长沙比临湘好,北京比长沙又好。这说明共产党的政策绝对是好的,就是被底下有些人弄坏了。我这次一定能把他们扳倒。
  新浪:官司结束后,有什么打算?
  刘其军:还没想好。现在有好多村民,都想让我为他们打官司,但我不太愿意,主要怕被报复。不过也没准,现在我还挺喜欢打抱不平的,我也58岁了,也没什么可怕的。
  新浪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标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或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地址:
人民中路三段18号附19号
Email:
1304828345@qq.com
电话:
028-86253278(座机)
18908080828 (手机)
返回顶部